香菇贡丸

各种同人堆放,自娱自乐为主

[全职/周江]丧尸末世

#开脑洞不要钱# 

末日丧尸paro,设定大量借鉴辐射与美国末日,所以多半没有后续[。

私设有,ooc有,文笔渣还在练习

笔记本出问题啦~只剩下手机里的脑洞啦~嘎嘎~

 未完待续,先发一段

21xx年的世界,丧尸遍地。

 

天空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放晴过了。厚实的云层低得可怕,狰狞的冷风肆虐地呼啸着,预告一场随时可能到来的暴雨。

“呼……呼……啊哈……”

青年喘息着靠在断壁之上。他颤抖的右手紧握着一柄短剑,剑身上还散落着斑驳的血迹,左手死死按住腹部,眉头紧蹙。从手掌下隐隐渗出血红,在破烂的衬衫上缓缓蔓延。

他有些自嘲地歪了歪嘴角。当年有无数人类渴望在他身上造成丁点伤口,以进行丧尸的病毒研究,悉数无功而返;现在却被一只正常体型的丧尸轻轻松松达成了这一结果,实在是讽刺。说到底,这伤口可不是能随便给别人展示的东西……

一阵风刮过,细碎的石屑从墙头纷纷扬扬地洒落,将空气染成一片灰暗。

青年忽地瞪大了眼睛。

断壁后,有什么在活动!

该死……好不容易才从丧尸的攻击下逃出,他已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应付更多的追击。青年极力屏住呼吸,握着短剑的手又暗自收紧了几分。

“江?”

话语响起的瞬间,青年紧握短剑的手霎时脱力。他长出一口气。

“小周,我在这里。”江波涛勉强支起身子。

从废墟后走出的人影径直向自己走来,投影下一块高大的阴影:“你受伤了?”

……这个体型和气味,是小周没错。处于半失明状态的江波涛在内心又将这个事实确认了一遍。他冲面前人挤出一个虚脱的微笑:“放心吧,我没事。你那一块的丧尸都清完了?”

“嗯。肚子怎么了?”周泽楷的脸庞在暗影中勾勒出一个硬朗的轮廓--他此刻的面孔一定真TM的好看,江波涛不无遗憾地叹息。

可惜我现在什么都看不分明。

“没关系的。”江波涛的瞳孔已经有些涣散,但他还是努力组织起语言,“倒是你,这么肯定可以吗?确定不会出现新的丧尸?”

“不知道。给我看看”

毫不拖泥带水的回答,正是周泽楷的风格。

江波涛苦笑:“我都说了。小周你呀……”

他刚想要训斥几句,却被紧接着滑入唇齿间的软物夺去了话语。

周泽楷的吻一向都来得这般没有预料。温软的舌头毫不留情地在他的口腔里肆意游走了一圈,最后离开时还不忘在舌下的细肉上不轻不重地舔舐几下,撩得江波涛的眼角不由得泛起一片潮红。

江波涛始料不及,左手一松,被周泽楷趁机一把拉开。他有些慌乱:“等等……”

“……没有?”回应江波涛的是一句疑问。

眼前,赫然是一块干净的——虽然破破烂烂,但却看不见一点血痕的衣料。

周泽楷陷入了沉默,而他身下的江波涛心里可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赶上了……

还没等江波涛心里的石头落地,他突然感到腹部一暖。周泽楷的手探入他的衬衫里,不老实地抚上自己的腰身,正捏上那块软肉,令江波涛浑身一个哆嗦。

江波涛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又落入了另一个诱惑的陷阱里。他只得认命地叹息:“你确定就在这里?”

周泽楷用行动做出了回答。他的舌头舔上江波涛的耳根,顺着颈脖一路舔下,在咽喉处细细厮磨啃咬,留下一道清晰的红印。

“你是属丧尸的吗?”江波涛轻笑。他将周泽楷推开。他主动凑上,在周泽楷耳畔喷吐出温热的气息。

“算了,今天……就由着你吧。”

 

短剑坠地,发出轻微的哐当声,光洁的剑身反射出冷冷的光辉,以及一道如同融为一体的纤长倒影。两具年轻的躯体彼此交缠、碰撞,如此激情、投入,像是要将对方的生命融入到自己的身子里去那般亲密。

伴随着一个用力的顶撞,江波涛撞开了身旁的碎石块,露出下边散落着丧尸的断肢,恶心至极。江波涛皱了皱眉头,周泽楷更是直接将这物什一把扫开,继续在江波涛身上开垦。这个小插曲没有打断两人的行为,他们毫不在意地在废墟中继续热烈拥吻。

他们都懂得及时行乐的可贵。因为谁也不知道,在这末日地狱中,生命究竟还能苟延残喘多久。

分不清是谁的汗水混杂着血红,缓缓滚过江波涛的嘴角,他下意识地探出舌尖去舔,咸涩的铁锈味顿时在口腔中弥漫开来。

江波涛不由得咂了咂嘴。好味道,他想。

毕竟这是我们都还活着的证明。

*****************************************************************

花了50大洋重装笔记本系统,拿回来没用几下--“哐哐哐”--又当机了。作业论文资料课件游戏图片存稿还有贺文都没能备份(σˋ▽ˊ)σ蛤蛤[让我先去死一死[。

这文就是强行装逼失败的典范,本来不太想发……但是没有更好的存稿……我很想说句小江生日快乐……问题是这乱七八糟的段落根本就当不成生贺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