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贡丸

各种同人堆放,自娱自乐为主

[全职/周江]错位恋人(二)

穿越paro,私设有,ooc有,文笔渣还在练习

预计不长,很快就能完结?大概……

  

前文在此 

 

2.

江波涛从路边捡回了一个人。

不是猫猫狗狗,而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大活人。

 

距离与那个自称一枪穿云的不明生物相遇的那一天起,已经过去了近一周的时间。直到现在,江波涛都还没能彻底从初见时的震惊中调整好心绪。不过让江波涛稍稍放心的是,这位意外的同居人倒并不惹人讨厌。江波涛让他不要随意出去走动,他就老老实实地待在房间里,晚上睡在沙发上,安静得几乎没有一点声音。

江波涛偶尔也会感叹,这么好的室友,这年头恐怕打着灯笼可都找不到了啊——当然,不包括这家伙不定时的抽风,和老是叫自己吴浪这一点……

 

“……江……小江!你没事吧?”

江波涛猛然回过神。

咖啡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之中,墙上的海报边缘隐约露出些许墙体新粉饰过的痕迹。不大的房间里到处都堆满了厚厚的杂志与资料纸,员工们熟练地踮着脚尖,踩在纸堆间的缝隙里进进出出,匆忙奔走在埋在小山样的纸堆里的办公桌之间。

此刻,江波涛面前的正是轮回杂志社的主编方明华。他坐在办公桌前,一脸担忧地盯着江波涛的脸:“你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啊,要不先回去,约稿的事下次再……”

“不用不用,没事的!只是最近睡眠不太好啦。”江波涛赶忙摆手,将手中的档案袋摊在桌面的几叠杂志上,“不说这些!明华哥,你来看看这个!”

轮回杂志社才刚刚起步不久,各项人员还处于极度缺乏的状态,江波涛作为一个摄影师,却经常需要客串一下排版、美术设计、文字编辑等岗位来救个急,可谓是忙碌至极。此刻,他便又是越界参与了副主编的工作,协助方明华一起策划下一期的内容。

“真是……辛苦你了。”方明华无奈地推了推眼镜,拿起档案袋,“这又是什么策划案吗?”

“是一个新人模特的照片。我就干脆地说出我的意见吧——下一期的杂志,请用这个人的照片!”

“新人?”方明华微微皱眉,“这不太好吧……我们杂志社才刚刚起步,还是找有一定知名度的人来会比较稳妥。”

“只要看看照片你就能知道了,他很有潜力!”没有因为方明华的拒绝而退缩,江波涛坚持热切地推荐道,“这种人才的加入,一定可以使我们杂志社的实力直接上一个台阶!”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方明华停顿了一下,缓缓抽出照片。

 

在看见人物的瞬间,方明华倒吸一口凉气,猛地将照片塞回档案袋里,震惊地望向江波涛。过了几秒,他又不可置信地重新抽出,死死盯住照片,灼热的目光几乎能在纸面上烧出一个洞来。

“喂喂,这人先天条件也太好了……绝对能大卖啊这个……”捏住照片的手开始微微颤抖,方明华的声音都有些变调了,“他到哪都能成为摇钱树吧!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星探发掘到这个潜力股?”

“对吧?方哥你冷静点……”江波涛没料到方明华的表现会比自己当初还要激动,不禁有些汗颜,他都能看见大大的¥快要从方明华的眼睛里蹦出来了。

 

方明华深吸一口气:“……他当前的职业是什么?”

“目前的话,这位似乎正好处于待业中的状态。至于之前的工作经历……嗯,有点……像是街道志愿者一类的?”这话江波涛说得颇没有底气。他曾不止一次地追问过周泽楷个人身份的问题,想尽量减少签下模特后的各种麻烦事。结果那小子每次都自豪地回答:

“维护世界和平。”

“……真了不起啊。”

对话就此中断。

对此,自诩沟通高手的江波涛深感挫折。脑电波根本就不在一个频率上,这还能怎么愉快地交流?跟别提跟方明华解释清楚这种人的思路了!

还好方明华没有追问。他继续说道:“那性格方面呢?”

江波涛暗自松了一口气:“他人挺好说话的,性格也很老实,对于时尚业几乎一无所知,这几张照片上的服装搭配都是我帮忙选择的——”

——而且貌似是一个大龄中二病。

这句话江波涛没敢说出口。最后,他总结道:“总之,我已经跟他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相信很容易就能说服他跟我们进行签约!”

 

“这样么……”

沉吟了一会,方明华忽然用手指扣了扣桌子。

从屋里的纸堆内立刻抬起几个人头,他随意指了最近的一个人:“于念,你过来!”

戴眼镜的小伙子战战兢兢地从纸堆里爬了出来。

他紧张兮兮地凑到江波涛身边,小声问道:“前辈,我不、不会有事吧?”

方明华在编辑总部的影响力巨大,新人间流传着“方主编上头有人”的谣言,生怕哪一个举动惹恼了他,保准不给自己好果子吃。对于这个流言,江波涛也是略知一二,看着于念小鹿般无助的眼神,他强忍住内心的笑意,任由后辈一个劲地往自己背后躲藏。

“咳咳!”方明华倒是不太介意自己霸道总裁的谣传,此刻也只是咳嗽了两声,“工作中呢!说正事。小江,你跟我说个准数,大概有几成的把握能签下这人?”

江波涛立马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八成……不,九成保底,只高不低!”

方明华忽然冷笑一声。

“帅气、无业、好说话……哼,很好。小子,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他重重地将照片拍在桌上,“十成!听好,我要的是十成十,完美的把握!赶在其他公司发现他之前,我们轮回一定要不计代价,把这人签下!”

……方哥你也太爱演了吧!

连江波涛都经不住狠狠哆嗦了一下,旁边的于念更是立马挺直身子,“啪”地向方明华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

一枪先生,对不住了。江波涛在内心默默地为周泽楷点蜡。

 

周泽楷怔怔地看着面前熟悉的一切。

视角随着意识的活动缓缓移转着——眼前,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轮回圣殿。这里有一阶缺了一个角的台阶,笑歌自若一直唠叨着要找工匠补上却总是忘记;往上的二层扶手上有两只雄鹰的镀金雕像,一叶之秋与吴钩霜月曾因争论它们的真实材质而大打出手;往右拐,迎面就是无浪的房间,里头……

画面停止了移动。

无浪静静地趴在那张大得出奇的书桌上,面前是堆积如山的卷轴,右手还握着一只沾着墨水的鹅毛笔。他的背部轻轻起伏着,发出微弱的鼾声。

骑士团总团长不在,处理各种大大小小事务的重任全部就担在了副团长的肩上。再加上之前与君莫笑他们广为瞩目的一战,恐怕事情只会像纷飞的雪花般越积越高。看来自己迷失在异世界的这一段时间里,连无浪也都累趴下了……真是苦了他了。

周泽楷将视角向前推进了几步。尽管在处理文件,无浪脸上那古怪的眼罩依然没有被摘下来——魔剑士都是靠感知魔力的流动来辨别世界的。

这张熟睡的面孔,与这个世界所见的江波涛的五官渐渐重合。紧闭的双眼隐藏在眼罩之后,浮现出虚无的幻影。

果然很像,周泽楷想,他们两人。

简直就是同一个人。

他不由得向眼罩伸出了手。

……手?

 

周泽楷从红烧肉的香味中苏醒过来。

他睡眼惺忪地走进满是肉香的厨房里,依照江波涛所教的方式小心翼翼地扭转锅子前黑色的转盘——大部分时间里江波涛都不在家中,所以也教会周泽楷不少简单的家务。

铁架上燃烧的蓝色火焰的随着自己的转动而逐渐减小,最终缓缓熄灭——这样的情景不管看见几次,周泽楷还是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惊叹。这个世界有太多他所无法理解的魔法——江波涛总是纠正自己那是科学——存在了。在度过最初的不适应后,周泽楷迅速接受了这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的设定,虽然不知道为何江波涛与他记忆中的无浪一模一样,但是只要解开君莫笑的诡计,一定就能找出回到正常世界的方法!

——至少周泽楷是这样确信的。

红润的肥肉散发着烧烤一样的肉香,还隐隐含有一股糖香。由于江波涛放上了一些板栗,空气中同样混入了板栗的清香,真是美妙无比。

周泽楷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口水,红烧肉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最爱的一道菜。住在江波涛家的第一天晚上,他就被这小小肉块那诱人犯罪的美味深深震撼,从此就惦记上了这道菜。

 

这种复杂而享受的菜式,恐怕也只有在这种和平的世界里,才有闲情逸致能被研究出来吧。周泽楷想起昨晚,江波涛再一次询问起自己的职业,在得到相同的答案后,他终于露出了死心的表情:“算了,就这样跟方哥说吧……你要知道,这个世界很和平哦?完全不用你们这群骑士团来维护。”

“唉?”

“就是说你失业了——的意思。”江波涛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言重,语气慌忙一转,“额抱歉,听到这个你是不是有些失望?”

“……不。”周泽楷摇了摇头,“很羡慕。”

和平吗……真好啊,这不正是荣耀大陆上最早的英雄们所一直追求的事物——也是自己一直奋斗至今,所想要实现的目标吗?

想到这里,周泽楷的心情忽然又有些黯淡。随着英雄们一代代的更迭,理念在继承中逐渐被歪曲。大陆上分裂出无数派系,所有人为了争取更大的利益,追求自己个人的目的而互相争斗,世界上纷争不断,难寻安宁之地……

 

“叮咚——”

门外忽然传来清脆的铃声,周泽楷不由得一惊。

尽管据江波涛所说,这个类似于敌情警报的声音只是和平的来访者对主人所传递的信号,他还是无法改掉多年养成的习惯,立马警惕地握住腰间的枪,厉声问道:“谁?”

“送外卖的。”男子闷闷的声音透过防盗门厚实的门板传递进来。

外卖……在这个世界似乎是运送补给者的代号……根据前几天的经验,周泽楷迅速做出了无害的判断:“哦,谢谢。”

他干脆地拉开大门。

……然后,对上视线的两人同时瞪大了双眼。

“是你?!”

 

“必要的思想动员我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到时候你只需要听我指示补充一些细节上的内容,像是待遇、工作时间之类的就可以……”前往出租小屋的路上,江波涛一直在细细叮嘱,听得于念一个劲儿地直点头,拿着笔在小本子上记得满满当当。

他用敬佩的眼神看着江波涛:“江前辈,你真不愧曾经是贺武这种大杂志社的御用摄影师!”

江波涛笑眯眯地拍了拍于念的肩膀:“我哪有那么了不起啊!能找到这个模特大部分靠的还是机缘巧合。不过你记住,只要平时在生活里多留个心眼,机会总会轮到你头上的。”

“嗯嗯!”于念认真地一一记下,“可是,既然有能在大杂志社工作的实力,为什么还要来轮回这种新成立的小杂志社……”

“啊,到了。”

“咦?”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来到了房间门口。

看着那扇简陋的木板门,于念的头上开始冒汗:“江……江前辈!我我我应该怎么跟那位先生说说说话?你你你好我是于噫——”

“噗,于念你不用紧张啦,对方是很好相处的人……”

江波涛毫无防备地拧开门把手。

 

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片狼藉。

家具东歪西倒得满地都是,各种小物什四处散落,到处都留着湿漉漉的水渍。在混乱的中心,两个嫌疑犯正摆出一副奇妙的姿态对峙着。其中一位一脚踏在倾倒的饭桌上,两只手各举着一只左轮手枪瞄准前方画着彩虹猫的硕大雨伞;雨伞后头蹲了一个套着“饿O吗”外卖制服的男人,身后还紧紧护着蓝色的外卖包,显出了十足的专业气质。

被开门声一惊扰,周泽楷啪地扣动了扳机。顿时,细小的水流从枪口向外猛地喷射出来,噼里啪啦地淋在彩虹猫那猥琐的笑脸上,在下方的地板上迅速汇聚成一个新的小水坑。

室内顿时陷入了可恐的沉默中。

“哟,你们好呀。”伞后的男子微笑着站起身。

他从容地收起还在滴水的雨伞,在众人的注目中把长柄伞往腋下一夹,不紧不慢地开口:

“初次见面,我是神。”

 

“那个,前辈……”于念站在门口,犹豫不决地看向江波涛,一脸欲言又止,“你说的新人模特,难道就是这两个神经……这两个人?”

江波涛:“……”

江波涛面带微笑。

“二位——能请从我的屋子里滚出去吗?”

 

下章戳我

 

各位看官老爷们对不住,实在改不动了,写得好渣,废话太多……很长时间没写东西,笔力它死了又死【。最近懒,不想写文,只想看番【躺倒】有人看过乱步奇谭么?能跟我讲讲这番值不值得去补吗……

辅修好累——每周只能休一天太反人类了啊啊啊——

评论(1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