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贡丸

各种同人堆放,自娱自乐为主

[全职/周江]错位恋人(一)

#鬼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系列#

穿越paro,私设有,ooc有,文笔渣还在练习

抽空记录几个脑洞,看看有没有意思=。=

会写吗?不会写吗?

 

为什么世界上有如此完美的人?

那端正挺拔的鼻梁,有着漂亮弧度的双唇,略带一点迷离的忧郁眼神,直击自己的小心脏。久经锻炼的紧实腹肌在凌乱散开的黑色风衣间若隐若现,那迷人的黄金比例,简直让围观者浮想联翩……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身体?江波涛站在人群中,痴迷地盯着水池中的男性,又在心里默默地重复了一遍。

别误会,江波涛决不是什么有着特殊兴趣的变态。天地良心,苍天可鉴,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面杂志摄影师罢了。今天他也只是在回家的路上,偶然发现公园里居然聚集起了大量人群。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穿得好奇特。”

“是啊,还浑身湿透地呆在水池里,难不成是在拍戏?”

“可没看到摄像机耶……”

虽然感到好奇,但归心似箭的江波涛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

直到他瞥见了那张脸。

在那一瞬间,职业素质直接压过了理智,身体先于大脑做出了行动。当回过神来时,江波涛已经穿过层层阻挠来到了人群的前方,用专业眼光鉴赏起小河里的男子。

天呐,如此完美的身材,连大部分模特都要自愧不如!简直就是所有平面杂志摄影师的梦中情人!如果不是因为摄影器材没有带在身边,江波涛真想现在就直接把这幅宛如水边的那喀索斯的绝美画面当场记录下来。要知道,他作为一个小小的三流杂志社的平面摄影师,一生中能有多少次机会得到这种几乎可以肯定能大热的照片呢……

“不好意思,让一下让一下!”

身后忽然传来一股推力,站在水池边缘的江波涛一个没站稳,向前踉跄两步,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然后,他就看见那个美男子抬起了头,双眼忽地一亮。

“无浪!”

下一秒,江波涛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张放大的人脸,与此同时他的手臂也被一只湿漉漉的大手牢牢牵制住。他心里顿时咯噔一声,下意识地就想往后退:“吴浪?呃,不好意思,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但那人其后的低语,彻底绊住了他的脚步。

“那……江波涛?”

 

周泽楷觉得,自己今天是不是把一辈子的运气都输光了,才会落到这等下场。

一片黄沙漫漫的土地上,火红的夕阳斜挂在远处的山腰间,将整片天空渲染成耀目的橙黄,劲风刮起,空中飞扬着的浓厚沙尘打在脸上,抽得生疼。

这里是荣耀大陆,是他们出生,战斗,与死亡的地方。

而在这片荒芜的平原上,只有两个活物存在——周泽楷,以及他面前伤痕累累的男人。

周泽楷的黑色风衣已被绞成一块块破布,勉勉强强地缠在身上。他平举着双枪对准地上穿得花花绿绿的男人。那男人手里则拿着一把形状奇特的长柄伞,伞尖上弹出的刀刃紧紧抵在周泽楷的心口。他们以这样一种诡异的姿态对峙着,彼此紧盯着对方血迹斑斑的面庞。

“轮回的小团长,”男人嗓音沙哑,语气里依然能听出不羁的慵懒,“你看看,就为了杀死我,整个轮回骑士团和兴欣骑士团都几乎全军覆没,有意思么?我们真的有必要分出个你死我活?不如来跟我做个交易吧,这样我们还可能让彼此的损失最大限度地减少。”

见周泽楷没有回应,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知道,你不想辜负继承来的一枪穿云称号,所以才急着想要击杀我。但是你不觉得代价太大了点吗?我有这么大的价值让你不惜一切代价杀死我?你真的明白——杀死我,到底意味着什么?”

周泽楷依然无言,他只是沉默地向上平移枪口,瞄准了男人的头部。

“……看来说什么都没用了。”男人扯了扯嘴角,缓缓闭上了眼。

他握着长柄伞的手忽然松开。

“?!”

周泽楷惊讶得瞳孔微缩,条件反射地扣下扳机。

在子弹出膛的那一瞬间,他隐隐听见男人嘲讽的低笑。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当周泽楷再度回过神来时,他的第一反应:为什么我身上湿透了?!

紧接着他才发现:等等,这里是什么鬼地方?!

四周已不再是那副熟悉的荒野,而是他前所未见的景色。周围是造型奇特的高大建筑物,穿着古怪服装的人群聚集起来,嘴里说着奇怪的名词,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这些人虽然看起来没有敌意,但显然也不像是愿意与自己沟通的样子,周泽楷只能茫然地矗立在水中央,完全没有一点头绪。

那个男人——君莫笑,他到底做了什么?!

轮回的支柱与脸面,可以单独灭掉一支军队的枪王,荣耀大陆当今最负盛名的第一勇士——现在正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就在此时,人群中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周泽楷不由得一怔。

“无浪!”

错不了的!虽然衣装不同,眼睛上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戴着那块万年不摘的遮眼布,但就凭他的声音,他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质,毫无疑问,那就是轮回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副团长,荣耀大陆第一魔剑士——无浪!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周泽楷大喜过望,一个箭步从水中跃起,跳到江波涛身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迎接他的却是一双惊恐的眸子和冷淡的话语。

“吴浪?呃,不好意思,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周泽楷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在荣耀大陆上,自愿献身于无尽的战争中的斗士,都不会继续使用自己原先的真名。那是他们作为一个人类最后的证明。只有舍弃了它,他们才能舍去人类那些会使人弱化的情感,成为荣耀大陆的神话里英勇无敌的战士。超脱生与死,既无血也无泪。当他们踏上这条战斗的道路时,便注定了这样的命运。

在接受洗礼的时候,战士们会将自己的名字交付给自己的队长,然后才能接受牧师给予的新名字。毕竟,掌握真名,就如同掌握着他们最后属于人类的灵魂。

而现在,他只能选择说出这个名字了。

“那……江波涛?”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江波涛淡定地抿了一口手里的茶水,目不斜视地……盯着浴室的玻璃门上倒映出来的黑影。

光是想象一下门背后那个几乎是完美的身躯,他就觉得自己的体内好像燃起了无尽的火焰,生生灼烧着他那颗身为人体摄影师的心。

好想拍下来……啊,好想现在就拿着DV冲进去,从各个角度为他拍摄写真,效果一定赞到不行……不不我要忍住……

江波涛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一些奇怪的念头。他回忆起把这个不明生物拎回家的过程——

水池边上。

“为什么……”江波涛艰难地开口,“为什么你知道我的名字?”

“你亲口告诉我的。”

“骗人,我从没见过你——”江波涛可以确信,只要见过这张脸,自己是绝对不会忘的啊。

周围的人群逐渐聚拢,周泽楷眉头微皱。

“先去你的住处再说。”

“啥?!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又不认识你,凭什么……”

“嗯?”

周泽楷的脸庞凑得极近,细密的水流顺着挺立的鼻梁从脸颊滚落,勾勒出棱角分明的曲线,最后收束在下巴尖,汇聚成晶莹的珠子,跟着喉结偶然的滚动微微颤抖,清晰地倒映出脖子上健美的肌肉线条。

江波涛将嘴边的话语生生咽了回去。

“……好,你来吧。”

啊,这个看脸的世界,他在内心哀叹。

“啪嗒。”

门板打开的声响将江波涛从回想里拉回。周泽楷身上裹着江波涛事先从箱底翻出的大号浴衣走了出来,清晰可见的锁骨在敞开的浴衣口大喇喇地露出,没有擦干的水珠滚入衣领,微红的皮肤上拉出一条长长的水渍,色气十足。

江波涛一时竟是怔了许久,直到周泽楷发出一声困惑的鼻音才回过神来,脸上不由得微微一红。他赶忙咳嗽一声,摆出一副正经的面孔:“好,现在咱们可以谈正经事了吧?请认真回答我,你究竟是谁?”

周泽楷的面容也严肃起来。他正坐在椅子上,双手端端正正地摆在膝盖上,一连串熟练地报幕:“荣耀大陆,一枪穿云,职业神枪手,轮回骑士团团长。”

江波涛:“……说正经的!”

周泽楷一脸委屈:“是真的呀!”

得,这完全无法沟通!

见江波涛一脸不可置信,周泽楷沉思片刻,忽然双手向腰间一探,手上霎时间就多出了两把精致的左轮手枪。

“唉?难道是真枪?”江波涛这下倒也有些小吃惊了。在灯光的映照下,枪膛反射出亮晶晶的光芒,厚重的金属感极其逼真。这些年cosplay的道具已经做得这么精细了?

周泽楷的脸上写满了自豪:“当然。碎霜。”

左手食指套入扳机口,碎霜华丽丽地在指间打了一个转,枪柄上的晶石划出一圈冰冷的蓝色荧光。

“荒火。”

右手往身后一个上抛,荒火高速旋转着飞上天空。只见漂亮的火红光辉在空中流转上升又下降,仿佛一只红雀呼啸着欲逃离囚牢,却在最后一刻被迫返回周泽楷的掌心。

江波涛看呆了。

伴随着周泽楷耍枪的动作,他结实的手臂肌肉彻底从浴衣下显露出来,一举一动都充满古希腊雕像的古典美感,配上那有意无意的自信微笑——只要忽视身上花色清奇的浴衣,这每一帧画面都能单独截出来放上杂志封面啊!人体摄影师的毕生追求也不过如此了吧?

“看好。”

周泽楷熟练地用大拇指一推保险,伴随着咔嚓的声响,两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窗外的大树,还没等江波涛的惊叹声落地,他就已经扣下了扳机——

两道细细的水流从枪口里嗞嗞喷射而出。

周泽楷:“……”

江波涛:“……”

他用悲悯的目光望着面前的人。

“一枪穿云先生,中二是种病,得治。”

 

下章戳我

这就是一个烂大街的穿越梗,小周在原来的世界其实并没有对小江产生爱慕之心,直到来了这边才渐渐有了不一样的小心思……嗯,有人想写不?

悲伤地发现我不会写动作戏!不会写动作戏!不会写动作戏!

今天,我们的语文老师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我们为什么要学习语文呢?你以为你很明白吗?那些写小说的人,一定是中文语法没学好的!

……很多人的膝盖都狠狠中了一箭=A=

评论(1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