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贡丸

各种同人堆放,自娱自乐为主

[全职/周江]高数学霸的恋爱攻略 (六)

又名:拒绝学霸的一百种方式(咦

大学paro,私设有,ooc有,文笔渣还在练习

警告警告!这是一个魔性的世界!

再不写作者都要忘了这篇……觉得越写越不好玩了【悲伤

  

这里是快要被忘记的前情

 

如果忘了太多干脆从头再读一遍吧反正也不长(×

 

6.

“同学,这里没有人吧?不介意的话我坐咯?”

埋首于书堆间的男生抬起头。

尽管H大的图书馆有6层之高,也阻止不了学生们占位的热情,午后的图书馆里已是人满为患,只有男生所在的角落才有几个零零落落的空位。

待看清来者的面容后,男生微微颌首,被打搅的些许怨气统统消散成一记浅笑。

来者的举动却不似搭讪那般自然,他先是诡诡祟祟地四下扫视一眼——玩消灭星星的还在对着手机戳戳戳,喝奶茶的还在咬吸管,睡午觉的哈喇子已经把枕着的课本彻底濡湿——确认无人注意自己后,才松口气坐下,向男生伸出手。

“我叫江波涛,你好呀周泽楷老师,”江波涛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那么,高数小课堂能开始了吗?”

 

让我们回到那一晚月黑风高的杀人夜。

“喏,新手机。”孙哲平狂拽酷炫地将手里的物什丢在茶几上。

“不用感激,我们不生产手机,我们只是手机的搬运工。”张佳乐一挥手,一副五道杠好少年的标致姿态。

“……学长们,到底有何贵干?”看着面前擦古拉新的HTC手机盒,江波涛嘴角抽搐。

 

没有任何通知,大晚上的,这两人抱了一只新手机直闯江波涛他们寝室,把正在喝爽歪歪的唐昊给呛了个半死,江波涛赶紧用如同心肌梗塞般的表情地将俩门神迎进客厅。

"小江,之前我不是把你的手机摔坏了嘛?”收回嬉闹的表情,张佳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个是我挑的,算陪你的啦。不喜欢HTC的话就说,明天赶紧去换一个,反正最后付钱的是大孙!"

孙哲平:“……张佳乐你还真好意思说!”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的钱跟我的也没差……”

“谢谢两位学长,这个就可以了!”江波涛抢在对话往奇怪的方向进一步发展前结束了这个话题,赶紧取出新手机。

 

刚刚把旧电话卡装进去,忽然屏幕亮起,铃声大作——

“Duang~duang~duang~”

江波涛吓得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怎么样怎么样?这个铃声不错吧?最近很流行的!”张佳乐捡起手机,一脸得意地递给江波涛。

"嗯哈是啊好炫虽然完全听不懂……"江波涛满脸黑线地接过。话说HTC的手机质量就是好啊,刚才一下摔得那么狠,屏幕一点事情没有,显示出的每个字都清晰可见——

[短信 周泽楷]

……

江波涛条件反射地按下锁屏键。

察觉到江波涛的情绪波动,孙哲平狐疑地“嗯”了一声。

不好,学长还不知道追我的人是谁啊!

江波涛心里暗道要遭,只得干笑两声,企图利用孙哲平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性格糊弄过去:“这人啊,是……”

"小江放心!"张佳乐突然凑近,笑嘻嘻地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H大第一男神给你发短信什么的,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种事!不会让那些女孩子来烦你的!”

江波涛:“……”

哲平◎已经看穿了一切◎孙:“……嗯,我什么都不知道。”

得,这下该暴露的不该暴露的,已经全都一览无遗了。

 

灰头土脸地送走了这两个催人短命的家伙,江波涛疲惫地返回寝室,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杜明正向众人哭诉:“听我说!今天我和方锐去食堂时碰上大boss了!高数……微积分……尼玛好可怕……”

“那个老师太心脏了!”方锐瞪着他一双泫然欲泣的大眼睛,“我们不就是说了几句测验太难高数没用?结果他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威胁说再不好好学习,下次期末考试就让我们高数挂科!”

“方锐,你装什么可怜?”刚刚被呛了一身的唐昊心情已是恶劣到了极点,冷哼一声,“我在老师名单上看到的你这次考了90多分!”

杜明:“……”

方锐:“……啊哈哈,今天月色真美啊。”

方锐默默将真诚的目光转向细雨飘零的夜空。

 

江波涛没有加入对话,只是出神地望着躺在桌上的手机。

他对周泽楷到底应该怎么样?

理智告诉他,在语言无法沟通的情况下,摆脱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放置play。以后只要屏蔽来自周泽楷的一切qq、短信或是直接见面,自然而然的就能逐渐疏远,然后让彼此成为生命里的过客。

他们两人之间的联系,本来就如此脆弱。

可是,一想到周泽楷那纯良的面孔,想到那个会在无人的地方偷偷作出鬼脸的大男生,想到那个为了自己被辣得双眼泛红的逞强鬼,江波涛的内心居然感到了一丝酸涩。

这是不舍吗?

我为什么会不舍?

向来以擅长人际交往为豪的江波涛,此刻竟然陷入了迷茫。

短信提示灯还在不懈地闪烁,像是无声的催促。

……只是看一眼,应该没问题吧?

抱着这样的心情,最终,江波涛还是鼓足勇气,拿起手机。

 

"你好。"

江波涛:"……"特么第一条短信就是废话。

强忍住再次把手机摔到地上的冲动,江波涛点开了第二条短信。

“你们最近数学测验?”

……江波涛面无表情地把手机反扣在桌上,内心汹涌澎湃——

为什么!!为什么最近身边的每个人都要说这件事!!我们放过高数成吗!!高数它是无辜的!!

寝室里其他几人还在撕逼。

杜明:"麻痹我才76!方锐儿!侬真饿桑透额我心!"

方锐:"不!小明你听我解释!还有我真的听不懂上海话……"

杜明:"学霸肘开!我不听!"

唐昊:“烦死了!有什么好吵的!这次考试本来就很简单啊!”

杜&方:“靠!你多少?”

唐昊高冷地一笑:“……69。”

……寝室里陷入了迷之沉默。

唐昊鄙夷地望着这两人:"老师不都说过,除了少数民族全班就一个不及格的傻逼吗?这次测验又没有参考价值,有什么好在意的!!”

一旁窥屏的不及格的傻逼:“……”江波涛觉得膝盖很痛。

手机里还留有第三条未读短信。遭受到严重精神创伤的江波涛不情不愿地翻过手机,决定不论里头写了什么内容都不回复——

"我帮你补课?"

 

江波涛的手指僵在了半空。

这句话对他造成的动摇竟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剧烈。无数画面划过脑海,那是他所见过的各种赤裸裸的眼神:同情的,愤怒的,失望的……全都如刀割般在自己身上流连。还有那句玻璃渣似的话语:

“你到底是怎么考进这所学校的?”

沉沉的失落与空虚像秤砣一样压在胸口,捏紧的掌心渗出滑腻的汗珠。

江波涛无意识地按下锁屏键,那些字里行间都透出周泽楷气息的文字瞬间被漆黑色所替代,视野里出现反射在屏幕中的沮丧面孔。

那样灰暗无精打采的失败者表情,还真适合自己啊,江波涛自虐地想。

他静坐片刻,打开手机。

"好。"

 

点击发送按键的那一刻,江波涛突然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我是不是,签下了一个不得了的卖身契?

 

下章戳我

 

说要今天更新就今天更新看我多努力呀嘞个巴扎嘿~

开垦新坑不急慢慢来,最近先撒撒土填坑,果然学院文在学校里写最有灵感[什么鬼

猜猜我十章内能完结不?节奏为何如此拖沓作者都急了……一到感情部分就给跪,我都没谈过恋爱啊啊啊混蛋!

嗯,接下来是周更的节奏……[不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