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贡丸

各种同人堆放,自娱自乐为主

[全职/轮回中心]过年那点事儿

私设有,ooc有,文笔渣还在练习

一路随手记,没啥意思的流水账,算作迟到的新年贺文?

乡下老家居然没有网!没有网!!没有网!!![手黄再

cp是周江,其余皆为友情向,注意

 虽然与正文没半毛线关系但还是祝乐乐生快~

 

1.

又到一年春节。

虽然职业联盟的春节假期比较短暂,但基于合家团圆的传统,选择回家过年的荣耀选手们依然不少。

不过,轮回的新年却有些不同。

"什么!除夕聚会?你们不用回家过年了?"孙翔瞪大了眼。

"人多热闹嘛,大家一起过年多开心!"吕泊远嘟囔着往嘴里丢了一瓣橘子。

"有什么关系,反正新年任务都交给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我们只要玩就行。"一边说着,杜明一边对屏幕上的"兴欣最新内部照"按下了右键。

"这是轮回的传统,你不参加就是脱离集体。"吴启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孙翔的肩膀。

"家近。"

最后还是轮回队长一语道破天机。

 

2.

是的,除了孙翔和江波涛,轮回所有队员都是S市本地人,所以对春节是否还要归家并不在乎。

"不对啊,为什么方哥能回家?"孙翔还在顽强抵抗。

"小翔,你要知道,除夕聚会只属于单身狗。"方◎已经看透了一切◎明华推一推镜片,深藏功与名。

孙翔,阵亡。

 

3.

当然,这到底还是一个自愿的活动,像江波涛就早已经请好了假,如果孙翔执意要回去也不会有人强留。

"等下,那副队呢?为啥他也可以回去?"复活的孙翔突然醒悟。

路过的轮回经理随口答道:"小江吗?听说是家里寄明信片过来,说父亲病危,让他赶紧回去。"

"……父亲病危还寄明信片?"

孙翔听得一愣一愣的。

然后他就看到兴致勃勃将宿舍里堆满S市土产的江波涛。

 

4.

房间里还有周泽楷在帮忙一起整理。

"小心后边,不要碰到那边的白酒!我要送给我大伯的!"注意到周泽楷身后的盒子,江波涛出声提醒道。

周泽楷听话地向前挪动几步,却碰倒了另一个纸袋。

"说了小心啊!这是给二叔的香烟!"江波涛赶忙上前扶起。

周泽楷默默地移开脚边的塑料袋。

"那个放到左边吧,里头是羽绒服,给奶奶带的。"

"巧克力?啊,是给侄女的礼物。丢到背包里就行。"

"这件针织衫给隔壁婶婶,放进行李箱好了。"

"还有……"

"副队你到底有多少亲戚!还有你父亲真的病危了?!"围观了全程的孙翔发自肺腑地呼喊。

 

5.

不过队里其他人考虑的是别的事情。

"小江,也帮我们带些礼物如何?"方明华提议道。

"可以呀,你们想要什么?"江波涛心情不错,一口答应。

吕泊远的回答直接了当:"食物!果断食物!"

杜明举双手:"赞成!我要吃肉!"

吴启摆出名侦探的pose:"从副队的家乡考虑的话……小龙虾!就决定是你了!"

江波涛无语了:"你们除了吃的不能想点别的……"

周泽楷深思熟虑了许久,终于缓缓开口:"土特产。"

"……有差?"

最后,礼物决定是随便哪个服务区都可见的嘉兴粽子。不过那已经是春节过后的故事了……

 

6.

孙翔还是决定留下。

"因为我没有跟朋友们一起跨过年所以非常期待!"

----这种话孙翔绝对说不出口。

"因、因为火车票没抢到所以我才留下来的,你们别想多了!"

轮回众人纷纷表示:活了20多年,第一次看见活的傲娇。

 

7.

说到火车票。

自从改成网上实名制购票后,抢票就从身体力行的肉搏,变成了比拼手速与网速的争夺战。

基于此,周泽楷曾想过亲自上阵,帮江波涛在网上汹涌的抢票浪潮中杀出重围,好好展现一把帅气值,可是----

"喂,姨夫?你也要回老家吗?那我就跟你的车一起回去吧……嗯?小周你怎么了?"

"……没事。"

小周不哭。

 

8.

春节期间,选择自驾回乡的人同样众多。

能佐证这一点的,例如服务区的停车场满地都是蹲着吃泡面的人,例如连应急车道上也挤满了车流,例如高速已经堵成了蜗速……

"真的假的?副队你发个照片呗!"在轮回队内群里,有人提议道。

"很费流量的哎我说!"江波涛无奈,不过还是拍了照片。

以两辆撞残的汽车为背景。

 

9.

群里安静了许久。

"副队啊,你们的车不要紧吧?"最后,还是吕泊远小心翼翼地发问。

"没关系,慢慢开……"

突如其来的一个急刹车,让正在输入的江波涛身子猛然向前一冲。

一辆桑塔纳从车窗外呼啸而过,"嗞啦----嘭!哐!哗啦----"地与前头的货车撞了个落花狼藉。

姨夫从车窗里探出头,啐了一口:"妈的又有人追尾!这都第三起了,要堵到什么时候!"

还保持着脸深陷入椅背姿态的江波涛停顿了一下,抬手删光文本框中的文字,重新键入。

"我姨夫的车是奥迪,不用担心撞坏!"

以一定会被撞为前提?!

 

10.

留守的轮回队员们纷纷发来关切的问候。

一枪穿云:小心。

笑歌自若:谨慎驾驶就是对家人最好的关爱。

残忍静默:平安出行是金,小心驾驶是福。

吴霜钩月:手握方向盘,心系路上人。

云山乱:记得我的爱,系好安全带。

一叶之秋:出入平安?一路顺风?

一叶之秋:卧槽特殊字符显示不出来!

无浪:……

即使身已不在轮回,今天的轮回副队依然心累。

 

11.

说回S市这边。

今年轮回队内新年聚会的地点定在了轮回俱乐部。

一叶之秋:为啥!为啥春节还要留在俱乐部!我想出去玩!

云山乱:我们前几年已经去过ktv、欢乐谷、外滩等地方,今年该换个新花样啦!

残忍静默:经理也已经同意了。

吴霜钩月:对啊,有免费的场地,不用白不用!

一枪穿云:近。

一叶之秋:……靠靠靠!!

孙翔掀桌。

 

12.

定好聚会地点后自然少不了一番准备,众人约好一起到附近的商场采购,由方明华开车接送。

出发前,方明华一再告诫:"小心点,别暴露了自己的身份,穿戴严实些,尽量与陌生人保持距离,别捅出什么篓子!"

结果----

面对摩肩接踵的商场,吕泊远满头大汗地问道:"方哥,根本没人在看我们啊,大家都被挤得快看不清对方的脸了!这还用小心吗?"

方明华无言以对。

在人民的海洋面前,明星算什么!

 

13.

进了卜峰莲花,大家立刻"轰"地一下分散开来,方明华拦都拦不住。

"这个如何?"吕泊远兴奋地取下几大包年画,问起身边的吴启。

"够帅气!我喜欢!"吴启上下打量了一番,举起大拇指。

"是新年促销!"杜明两眼放光地挤入抢购大军的队伍中,压根没注意到这些主妇们抢购的是洗衣液。

"聚会一定要买吃的吧?我来挑!"孙翔直奔食品区,目不斜视。

周泽楷点点头,推车紧跟在后边,任由孙翔往车里丢入大量零嘴。

一个小时后。

"……你们知道待会是谁先垫付的吗?!"

望着堆满了几辆购物车的小山,方明华痛苦地按住太阳穴。

 

14.

不顾几人强烈的控诉,最后方明华还是强行将采购物剔除到仅剩一辆购物车。

付完帐后,方明华先去了停车场,让其他人到商场出口等待。

"我要坐到最后排左边靠窗的位子,谁都别抢!"孙翔抢先说道。

杜明不甘示弱:"靠!那边我要坐!谁先抢到就归谁!"

视野里刚出现车子的轮廓,孙翔抢先冲出,以轮回坚攻手的气势跑在最前头,奋力从密集的人流杀出一条小道,直击那辆熟悉的面包车!

他猛地拉开车门,屁股往后排座位上一靠:"哈哈杜明你投降吧!这个位子是属于我的!"

……然后,孙翔就收获了"前排陌生人惊恐的眼神"×2。

"对不起认错车了!"孙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冲下了车。

旁边车上的轮回众人已经笑得前仰后合。

 

15.

方明华把这群人放到俱乐部就回去了,留下几个没有点艺术技能的宅男围着一堆买来的年货大眼瞪小眼。

"怎么弄?"吕泊远拎着一只灯笼发问。

"搞喜庆点就行!"吴启想了想,举起一副对联。

结果就是经理到俱乐部查看时,被满室无所不在的通红闪瞎了眼。

"突发大火?狂蟒之灾?兴欣入侵?"惊恐万分的经理问道。

 

16.

不过经理倒也没真的生气,甚至还同意保留装饰到春节过后。

"大过年的还是开心点好。"经理笑眯眯地说。

"红彤彤的俱乐部确实比较有过年的感觉。"经理继续笑眯眯地说。

"等小江回来一定能给他一个大惊喜!"经理一如既往笑眯眯地说。

……其实经理才是轮回最大的心脏。

 

17.

新年放假期间,除了个别当地的俱乐部工作人员偶尔会来看看,只有孙翔一个人留守在宿舍里。

"经理说除夕晚上之前,只有孙翔你的房间才开水电,所以……"

"打搅啦!"一群人欢乐地涌进孙翔的房间。

"等等,我还没整理……"

"哦哦哦是美少女手办!亚那丝!呆毛王!圆神!还有我式姐!孙翔你很懂嘛!"吕泊远激动地向柜子扑过去。

"别别别拿!这都是我从日本代购回来的!"孙翔慌忙抱住吕泊远的腰身,扭头就看见吴启和杜明一人一个游戏手柄,已经开始玩起网球对战,"住手!刚买回来的xboxone连我都还没玩过!"

周泽楷倒是还记得装饰俱乐部的本分工作,不过……

"不需要把我的床单也换成大红套装啊啊啊!"

 

18.

一片混乱中,孙翔终于爆发了。

"有种别跑!挨个让我揍一顿!"

然后再次路过的经理就见证了,夕阳下的俱乐部走廊里奔跑追逐的身影。

"这就是青春啊!"经理发自肺腑地感慨道。

"他们是来布置的还是添乱的?"随行的工作人员发自肺腑地感慨道。

 

19.

俱乐部到底是大,即使大家忙活了一整天,还是没能布置完。

"翔儿,我们明天再来!别想我们啊!"

"你们滚吧滚吧除夕前别再出现了还有不许叫我翔儿!"

把这群人轰出俱乐部大门后,孙翔接到了父母的电话。

"妈?什么?啊,真是,不用操什么心!没事没事,我又不是小孩子,第一次一个人在外过年才不会寂寞!而且……"

孙翔注视着空无一人的宿舍,被蹂躏过的痕迹还清晰可见。

"……而且,我也不是一个人。"

 

20.

"翔儿我们又来啦~"

第二天,熟悉的地点,熟悉的话语,熟悉的笑容。

"靠!都说了别来!你们每天都吃饱了撑的没事做是吧?!"孙翔嘴里抱怨,脸上却是一直笑着。

在越云和嘉世从未开启过的心扉,正逐渐显露缝隙。

 

21.

"所以,你们基本每天晚上都会到俱乐部去?"

"嗯。"

"这样……希望小翔他能尽快融入轮回。对了,小周,你是不是正在走亲戚?"

"……怎么发现的?"

"嘿嘿,猜的,毕竟这个时间你通常很少发短信啊。"

周泽楷抬头,悲伤地看了一眼正与亲戚们相谈甚欢的父母。

 

22.

过年走亲戚这事儿吧,真的是没啥太大意思。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但传统摆在那边,人情不能不理,于是就只能继续在痛苦中沉浮。

走亲戚的角色基本上分为两种。

一种是无所事事派,向有些连称呼都没记住的长辈拜年问好,完事儿后就百无聊赖地在一旁消磨时间,真真是一种折磨。

周泽楷显然就是一个典例。

"泽楷,来,别老玩手机,给舅舅他们问好。"

虽然已经有了工作,但只要还住在父母家里一天,长辈们眼里他就还是那个小孩子。周泽楷只得不情不愿地收起手机。他说不出花样繁多的新年祝语,就摆出一副职业性笑容,挨个送一句"新年快乐",也算是尽了礼数。

直到两腮的笑肌都开始酸疼,周泽楷才终于被放过。他舒了一口气,躲到一旁偷偷翻出手机。

"江,真的好无聊。"

过了好一会,才有了回复。

"我也在走呢,说了许多话确实好累……"

还有一种就是江波涛这样负责唠嗑的角色。

 

23.

“波涛啊,好久不见,听说你现在在S市很有出息?小伙子不错!”

“哈哈叔父过奖,过奖。我只是因为工作性质比较需要抛头露面,所以才会显得出名……”

“哎呀不要害羞呀,上次你上电视直播,我们大家都去你奶奶家看了,那个在一旁说话的直夸你了不起!”

“舅奶奶您太夸张了,我受不起……”

“江家的骄傲就靠你了!”

“爸,您怎么也……”

江波涛的两腮也酸疼得不行,说话说的。

 

24.

走亲戚时除了要面对长辈这个大boss,还有另一个随机刷新的隐藏boss:熊孩子。

熊孩子们的成长速度往往令人叹为观止,对此,3年未归的江波涛感触尤深。

小学表妹长到了自己的胸口高,江波涛欣慰地摸摸她的头。

初中表妹长到了跟自己一样高,江波涛感慨地对她笑笑。

高中表弟长到了比自己还高,江波涛……

江波涛望天,泪流满面。

 

25.

“小周你有表弟表妹吗?”趁着行路的空隙,江波涛发信问道。

“有,2个妹妹。”

“妹妹啊,那还好……”

“!@#¥%……&”

“……小周?”

“才不好!”

从熊孩子手里抢回手机的周泽楷欲哭无泪地敲下这几个字。

 

26.

“泽楷,你就带他们玩玩啊,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较什么劲?”周母窥见这边的小骚动,对着周泽楷就是一通教训。

周泽楷用不屈的眼神与母亲对峙了两秒……

……败下阵来,乖乖开了手机的游戏给表妹们玩。

看着她们用一个个惨不忍睹的分数覆盖掉之前辛苦刷出的高分,周泽楷感到心在滴血……

 

27.

听完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就连江波涛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

“……小周,默哀吧,就当发生了一场自然灾害好了。”

门外传来家人的催促,江波涛赶紧编辑好最后一条短信,发出。

"我要出门了,代我向大家祝除夕快乐啊!"

把手机收进口袋里时,江波涛突然想到:小周他们不会忘记今天是除夕吧?

怎么可能!他笑了笑,走出房门。

 

28.

"今天除夕。"

低头看手机的周泽楷突然蹦出这样一句。

正窝宿舍里打电玩的几人纷纷惊讶地抬头。

"今天?!"

"完全没感觉!"

"卧槽我不是穿越了吧?!"

"可恶!每天都在打游戏完全没想好晚上聚会该干什么!"

什么是玩物丧志?这就是。

 

29.

"所以说,晚上该干什么?"原◎聚会游戏策划者◎吴启神色凝重地提问。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唉?不看春晚?"孙翔愣住了。

"唉?要看春晚?"众人也愣住了。

 

30.

"看春晚不是新年习俗吗?我们家每年都要一起看!"孙翔一脸不可思议。

"那么难看的节目你也喜欢看?"吴启同样一脸不可思议。

"不喜欢啊。"孙翔毫不犹豫地回答。

"但我就喜欢一边看一边吐槽今年有多难看!"孙翔继续毫不犹豫地回答。

吴启面无表情地否定了孙翔的提案。

 

31.

那么到底该干些什么呢?

"桌游?"

"每年都这样,有点追求行不!"

"电玩?"

"我们不是每天都在玩嘛!"

"看片?"

"呃……这个可以,不过现在开始下载?"

大家望了一眼窗外暮色沉沉的天际,沉默了。

"……还是看春晚吧。"吴启泪流满面。

 

32.

除夕晚上开放水电,其实也就是开放俱乐部活动室里这一小块。

不过这对于一群宅男来说已经足够了。

众人其乐融融打开墙上超大的挂式电视机,把外卖食品堆在电视机前的空地上,搬来小板凳,拉上四周的窗帘,关上灯……

"……拍鬼片呢这是?"望着一张张被荧屏的亮光照得惨白的面孔,贸然闯入这个异次元空间的方明华不由得扶额。

 

33.

"你们看春晚?那也不用关灯啊!"方明华一脸黑线地拉开灯。

"方哥你怎么来了?"吴启率先反应过来。

"我来看看你们,马上就走。"方明华淡定地扫视一圈,"你们搞得不错嘛?挺有气氛的。"

"是吧是吧!"大家都很自豪地准备接受夸奖。

"嗯,一股邪教组织的气氛。"

盯着混在食物堆里的冥烛、摆在电视机前的金元宝型巧克力和天花板上纠结成一团垂得老低的绸带,方明华继续淡定地说道。

 

34.

"你们不要忘了给家里打电话啊……对了,还有,小江之前打电话给我拜年来着,你们也联络下他吧。"临走前,方明华突然抛出这句话。

于是轮回队长作为代表,打电话向副队致以轮回全队的亲切慰问。

"喂,小周吗?"

周泽楷的手机开了公放,刚一接通,众人便七嘴八舌地围了上来。

"通了?喂喂!副队好!""副队你在做啥呢?""副队,回来不要被吓着啊!""别挤!我也要说!"

"哎?大家都在?"听到电话里吵闹的背景音,江波涛很快就理解了情况,"我现在在乡下老家呀,刚吃过吃年夜饭,待会儿跟家人一起看春晚……"

"副队!你们晚上吃的什么啊?"孙翔突然大声叫道。

四周沉寂了几秒。

"……你确定大家想知道?"江波涛试探性地发问。

 

35.

"不说那些!"杜明赶紧转移话题,"副队我们都想死你了!不如你再拍……"

"视频通话?"周泽楷不知从哪里搬出一台笔记本,满面期待。

"……卧槽队长你早有准备啊!"杜明噎住了。

"我流量要被你们耗光了啊喂……"江波涛苦笑着挂了电话,登上QQ。

然后大家就看见了朝思暮想的轮回副队的面孔。

一卡一卡的。

"网…慢…不…好…思…凑…合……"

"我们还是打电话吧!打电话!"众人捂住耳朵,痛哭流涕。

 

36.

"江,圆了。"电话重新接通后,周泽楷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

"嗯,大概是因为每天吃得太好了吧?今天煮了一只大蹄膀,昨天是大伯带来的新鲜黄鳝,还有,前天隔壁阿婆杀了一只野生的黑山羊,给我们家送了一些……"

"等等别说了!为何要伤害我们啊副队!说你圆的只有队长吧?!"

每天在俱乐部用垃圾食品度日的众人惨叫。

 

37.

"春晚快开始了,你们也去准备吧!"听见身后家人的催促,江波涛也在电话里提醒道。

"哦哦!"大家顿时四散开来。

周泽楷独自留在原地,看其他人闹哄哄地跑来跑去抢位子:"江……"

"小周不去看春晚?"江波涛也没有挂机,话语里含着笑意。

周泽楷摇摇头,又想起对方看不见的事实,赶紧补上一句:"家里没事?"

"我爸的事?"江波涛"噗嗤"一声笑起来,"当然没问题,他人精神着呢!现在居然还有这种漫画里装病叫儿女回家的情节。小周你信?"

"……以防万一。"周泽楷有些不满地反驳。

"哈哈是呢,以防万一以防万一!"周泽楷都能想象得出江波涛在电话那头笑得眉眼弯弯的模样,"所以即使我第一时间就知道他们是在说瞎话,还是回来啦!"

 

40.

"不过我回来也不仅因为这个原因。毕竟,我三年多都没回过老家了。"

"虽然并不理解什么是游戏职业选手,但因为年收入高,而且经常在电视上出现,他们心目中已经认定,我是我们家年轻一辈中最有出息的一位。"

"所以几年没回来他们都没有怪罪过我,反过来还安慰我不用担心他们,只要专注于自己的工作。"

"今年,我不希望再让他们苦等了。"

周泽楷没能回话。

他的眼前,浮现出那些堆满整个寝室的土产。

"……算是一种微不足道的补偿吧。"

江波涛在最后轻轻呢喃。

 

39.

"江,如果是我?"周泽楷突然开口。

江波涛愣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小周你也玩这招?喂喂……"

"回答。"周泽楷不依不挠。

"这个嘛,我当然也会飞奔回来!"江波涛声音里的阴霾一扫而光,"假如小周可能出了什么事,哪怕这消息百分之九十九是假,我都会相信。"

"谁让你是小周呀。"

 

40.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吕泊远痛心疾首地举起冥烛。

"居然都不关免提……"杜明咬牙切齿地举起冥烛。

"烧!"吴启双手各举一只冥烛,郑重宣布。

"嗯?烧什么?队长为啥脸红了?"孙翔嘴里塞满薯片,不明所以。

"等你在轮回待久了就会明白的……"

 

41.

在一片烧烧烧的怨气中,春晚开始了。

除了小品和相声,大多数节目都激不起众人的兴趣。每到无聊的时候,大家的反应大抵是这样的……

"林志玲!我女神!女神我爱你!"吴启激动地跳起。

"切,哪有唐女神漂亮……"被挤到角落里的杜明愤愤地嘀咕。

趁着吴启跟杜明撕逼的空档,吕泊远和孙翔抢了他们的炸鸡,老老实实地做一个淡定的围观党:

"今年不是冯导编排的?不够有新意啊。""我倒觉得节奏感不错,流行歌曲和小品的间隔短,能让人保持新鲜感。""这个立体投影的特效不如之前初音演唱会那样生动哎。"……

二次御宅族,就是这么炫酷!(×

 

42.

"女神啊……说起来,我们虽然没有女神,但是天天有男神陪在身旁,压力可大。"吕泊远突发感慨。

"说队长吗?确实,不愧是联盟第一脸……"孙翔看着津津有味地盯着屏幕的周泽楷不住地点头。

吕泊远扭头,打量了一下孙翔的侧脸。

"……孙翔,没有自知之明是一种罪过。"

"??"

 

43.

"对了,今年有一个传全家福的活动,我们也传一张吧!"正将杜明制伏在地的吴启突然想起什么,兴奋地嚷嚷。

"好呀!队长你笔记本可以自拍吧?别忘了待会儿把副队和方哥都P上去!"吕泊远也兴致勃勃地跳起来。

"我擦嘞先把我放开啊!"杜明保持着双手被反剪在背后的状态惨叫。

"挺好的。"周泽楷仔细看了看笔记本上的构图,满意地点点头,设好定时后也加入了队伍里。

被三个大男人压在下边的杜明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44.

"看着干嘛?定时都已经开了!快来快来!"

见孙翔还呆站在原地,吴启把他拉过,嬉皮笑脸地用力勾住他的脖子。

"哇好痛放手!"

"快拍了。"

"就是,翔儿赶紧摆好姿势别乱动!"

"你们敢不敢先从我身上下来再说话!!"

"来来来,123茄子----"

咔嚓。

几个嬉笑怒骂的大男生的形象,就这么永久定格在了屏幕中。

 

45.

周泽楷将照片P好上传,顺便也给江波涛和方明华各传了一份。

江波涛显然也处于无心看晚会的状态,很快就来了回复。

"效果出众,细细品味,便能体会出轮回浓浓的温馨队内氛围。"江波涛评论。

"不过如果只看一眼,那就是惟妙惟肖的逮捕现场。"江波涛继续评论。

 

46.

理所当然地,这张轮回全家福没能上电视。

"好遗憾。"众人唏嘘不已。

"好幸运。"杜明唏嘘不已。

 

47.

接近零点时,周泽楷的手机突然响起。

"呦,果然还没睡呢,不去放鞭炮?"江波涛的声音有些嘈杂,不断有欢呼声和爆炸音传来。

"在禁放区……"周泽楷的语气颇为郁闷。

"哎?好可惜……我们这边放得很漂亮,要不要视频一个给你们看看?"

"算了吧副队,你们那边的网速,等我们看到第一个烟花,大概已经是第二年了。"吴启吐槽。

 

48.

“那这样,我凑近点,你们听着。”江波涛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

兹拉兹拉——“是孔雀开屏!”

碰——轰——“妈呀二踢脚!”

哗啦啦——“卧槽天女散花!”

每一声有些失真的炸裂响起,这群人就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兴奋得仿佛几千里外那些绚烂的烟火正在他们眼前真实地舞动。

 

49.

"倒计时了倒计时了!都安静点啊!"

不知是谁嚷嚷了一句,房间里闹腾的人们顿时静下来。

众人都竖起耳朵,聚精会神地听着空气里的声音。

“铛——”

电波里的鞭炮声依然不倦地响起;

“铛——”

远处隐约的烟火声还在尽情绽放;

“铛——”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深吸了一口气——

 

50.

6个不同的声音,同一句话,隔着两只手机的距离同时响起:

 

"新年快乐!"

 

The end.

 

快开学了终于回来啦,感觉整个2月份我就没几天在家=。=

你们好勤劳!几天没碰lo,看见全职tag攒了几千的更新,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滚

评论(13)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