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贡丸

各种同人堆放,自娱自乐为主

[全职/双花]我的口袋妖怪不可能这么可爱(六)

口袋妖怪paro,三十题小段子格式,之前说的,如果没人写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泪   

崩坏预警!!游戏小白,部分梗来源于口袋妖怪贴吧,有错请指出,立改,别打我[顶锅盖

ooc有,私设有,文笔渣还在练习

这里还刷了几对cp,不打tag了就,大家自由心证

最终解密篇,不好玩=。=还有打戏太渣,所以大家来开嘴炮吧【不

 上章戳我

26.传说中的幕后黑手

有一群野心勃勃的年轻人。

他们从远古神话中汲取灵感,成立了嘉世研究所,立志召唤出传说中的人形口袋妖怪,在有生之年冲击生物学的极限。

才华横溢的他们无比自信,坚信自己足以挑战世界上最为古老的权威……

 

嘉世的研究越来越剑走偏锋。从最初单纯的对古代口袋妖怪的基因研究,到后来片段式地修改口袋妖怪体内的基因,一直到最后,甚至开始探究将人类与口袋妖怪的基因相结合,试图人为创造出神话中强大的人形口袋妖怪!

对于手上如同创世神一样干扰自然规律的工作,以肖时钦为首的一批研究员逐渐产生了发自内心的恐惧。最终,再也无法忍受的肖时钦偷偷向口袋妖怪联盟告发嘉世,告诉他们嘉世开展的部分禁忌的基因研究。

结果……

渎神之人,终将自灭。

 

青年站在浓郁的夜色中,倚靠着窗沿,脸上淡淡的笑意晕染开来:“这个故事的结局究竟如何呢?孙大哥你应该比我要清楚吧?毕竟——给嘉世毁灭性一击的,不正是你吗?”

孙哲平语气烦躁:“你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给我讲故事?”

江波涛依然维持着温和的语调:“别这样粗暴啊——虽然我确实骗过你的好精灵,但我现在的立场与你一致。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相对的,我希望你能打倒一切的幕后黑手。”

“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孙哲平听见自己的嗓音干涩,“那个人……是谁?”

没有理会孙哲平的催促,江波涛却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啊,是一个孤儿呢,从小就被皮皮们收养。从记事起,我就一直靠欺诈为生,因为我不知道其他的生存方式。”

“直到我遇见了那个人……”

 

“叶修。”

 

27.逐渐逼近的真相

 “叶修?!”肖时钦惊呼。生灵灭迅速挡在身前,做出防御的姿态。

他原本一路追踪张佳乐到了义斩镇后的小树林里,却不想在这里见到了出乎意料的人物。

失踪多年的前联盟冠军懒洋洋地叼着一支烟,笑意从半睁的双眼中一闪而过:“小肖,这么久没见,想我没?”

“叶修前辈。”肖时钦冷静下来,“自从嘉世毁灭后,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之前都去哪里了?”

叶修漫不经心地转着手里的长柄伞:“嗯哼,大概是去世外桃源修行了吧?”

看见他手里的伞,肖时钦的瞳孔猛然放大:“难道你……你到底是怎么见到神兽的?”

“你以为我是谁?我是了不起的幕后黑手哦,收服个把神兽还不是小菜一碟!”

“!”

肖时钦深吸一口气,努力理清自己混乱的思绪:“这么说前辈,你想再次聚集三只人形PM召唤神兽?既然如此,那你当初为何还协助我们一起毁灭了嘉世?虽然确实是有这只拥有人类外形的神兽以一把伞为武器的神话,但那种事情……”

“当然可能,这把伞就是证明。你们连试都没试过就打算放弃了?”叶修漫不经心地吐出一缕青烟,“当年的行为,对我而言算是阻止傻弟弟一类的感觉吧?不过,现在我又改变主意了。毕竟,我见到了那家伙啊。”

“你不会成功的,张佳乐去追周泽楷了,方士谦有王杰希阻挡……”

“没有意义,传输装置一启动,孙翔自然就会被送往早就准备好的地点。皮皮大概也快到目的地了吧?”

肖时钦长叹一口气:“我们完全被看透了呢。可是叶修前辈,你应该也知道,贸然召唤出神兽,很可能使其失控暴走,到时候这个小镇、不,整个大陆上的人都会遭殃!你怎么可以为了一己私欲就……”

 

“装什么正人君子呢小肖?”

叶修的身影突然消失,只留下话语的尾音在原地回荡。

!?在哪……

一股温热的气息喷吐在耳后,让肖时钦后背一凉。

叶修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后,搭住他的肩膀,伏在他耳边低语:“难道你们的行为就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吗?为了召唤出神兽而创造三只人形PM,你们才是真正的疯子。”

“!我本来就反对……”肖时钦慌忙躲开叶修的手,飞速后退。

叶修毫不留情的话语打断了肖时钦接下来的辩解:“你叫来张佳乐,不仅仅是因为考虑到‘尽可能多的掌握人形PM’这一个因素吧?”

叶修的话语像是拉着家常一样平静,却让肖时钦他咬紧了牙关:“不……”

 “你呀,其实只是不想把孙翔卷入纷争中吧?所以才会告诉张佳乐那种危险的计划……”

“住嘴!【电磁波】!”

戏谑的语气像是一星火花,瞬间点燃了肖时钦的战意。生灵灭的电磁波瞬间射出,闪耀刺目的光芒向叶修打去。

然而那里已是空无一人。

肖时钦浑身冒着冷汗,抬头就看见叶修已经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皮笑肉不笑地吞吐着烟雾。

“对了,说到实验啊,也不一定会失控。根据我的研究,只要控制好召唤的时机和地点,就可以大幅度降低这种危险。而且只要用选美大赛的绸带控制住召唤的蛋体或许就能够在微观水平上固定细胞的结构……”

 

“轰——”

伴随着一身巨响,树林里霎时间扬起一片尘土,大漠孤烟的重拳从迷雾中杀出!

"韩警官?"

“老韩?”叶修从撑开的伞面探头,吹了一声口哨,“打搅我与小肖亲切的学术交流,不厚道啊。”

韩文清阴沉的面孔逐渐清晰:“废话少说。”

叶修狠狠吸了最后一口快要燃尽的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灭:“喂喂,这样好吗?说不定还有和平解决的方法哦?”

“把你揍倒,一切问题都能解决。”韩文清的话语间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斗意。

叶修的脸上难得显出苦笑:“真是……老韩啊,偶尔也该学会变通才行。”

 

“算了。那么,我们已经是敌人了。”

 

……

快,太快了。

在眼睛能看清之前,一切都已经结束。

面对躺倒的生灵灭,肖时钦颓然跪坐在地。

“小肖,你太谨慎了,想等到所有的牌都掌握在手中再开始行动。"

他无力地仰头,望着眼前人的身影,在逆光中勾勒出淡淡的金边,显得那样坚不可摧。

"想法是不错,但是啊,在压倒性的实力面前,你的抵抗又有什么用呢?”

叶修高举起手中的伞。

“拜拜咯。”

28.技能机器的正确用法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周泽楷,你他妈跑慢一点啊……”张佳乐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在坑坑洼洼的土地上。

热血上涌的他追着周泽楷,一路从研究所跑到了义斩镇后的小树林里。毫不停歇的高强度运动几乎榨干了所有的体力,挥汗如雨的他忍不住发出威胁(?)的警告:“等……等啊……”

眼前晃动的身形突然静止。

周泽楷真的停下来了!

“咦咦咦——”张佳乐被意料之外的状况惊得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你是追人的唉,这么没志气好吗?”

“啊哈……江波涛,果然是你。”张佳乐弓着背大喘气,双手撑在膝盖上,斜眼瞪着从树后走出的人影。

“你别这样看我啊,张大哥。”江波涛脸上挂着营业性的微笑,站在了周泽楷的身旁,“我不是大boss,只不过是个小喽啰、是小周的翻译罢了。”

“你听得懂周泽楷的话?!不对小周不是不会说话吗?!”

“嗯,我会读心术哦。誰让我是外星人呢?”

“骗人的吧!大孙都告诉我了!”张佳乐气势逼人地反驳回去。我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好骗的口袋妖怪张佳乐了!

周泽楷皱了皱眉头。

“小周刚才说:‘早点投降吧,你不是我的对手,再追过来就揍~你~哦!’”

“什么鬼!”

 “小周还说:‘最喜欢江了~再欺负江,我也会揍~你~哦!’”

周泽楷一怔,耳根霎时红透,慌张地扭过头。

“……居然是真的!”

 

江波涛笑嘻嘻地挥了挥手:“哈哈,开玩笑啦。我只是与皮皮们一起长大,比较了解口袋妖怪们的心理活动而已。”

张佳乐如梦初醒,敲了一记掌心:“原来如此……不不我想问的不是这些!你们干嘛投靠反派?小周,我们以前不是还一起在嘉世研究所待过吗?同窗友谊呢?被你吃了吗?”

“唉?这个我倒是还想问你。”江波涛流露出困惑的神色,“凭什么说我们是反派?你的家(嘉世)都被那些人毁了,为什么你还想帮他们?”

江波涛的疑问一下子呛住了张佳乐。好半天,他才挤出回答:“什么为什么……有错的是嘉世吧?开展那种基因研究,怎么想都是违背自然法则的啊?”

江波涛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你在否认自己的存在?我觉得这可不太好啊。”

 

“说什么呢,这是两码事。”

张佳乐抬头,笔直的目光毫不退缩地迎上江波涛的责难眼神:“我只是,选择了我认为是正确的一方。”

“……看来是没有妥协的可能了。”江波涛的语气逐渐失去了温度,“小周,【高压水枪】!”

周泽楷毫不犹豫地挥手,一道密集的水柱猛然向张佳乐打来。

“呜哇等下!”在水枪的冲击下张佳乐狼狈地抱头翻滚,在泥泞的地面上连续打了好几个滚,终于“砰”的一声撞在树上,终于停止了运动。

“张大哥只有嘴上功夫厉害?”江波涛的笑容冷若冰霜。

等等,这个距离好像有些远……

江波涛这才注意到,再次爬起的张佳乐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张碟片,不由得失声叫道:“技能机器!”

“我可是说过等下啊——让我学个技能先!”

张佳乐咧嘴,满是泥印的脸上露出洁白的牙齿。

 

29.少年心需要狗血才能燃烧

当年的嘉世,制造出了三只人形口袋妖怪:

张佳乐,最早的产品,进化后具有草属性。很难积累经验,需要通过技能机器来进化。

周泽楷,在张佳乐的基础上创造出的第二代,进化后具有水属性。相比之于第一代实力大为增强,不过语言能力却有所缺失,无法交流。

孙翔,最后的试验品,进化后具有火属性。实力与交流能力理论上应该都没有问题,但由于出生不久嘉世就已经濒临倒闭,没有进一步的观察数据残留。

据说,当这三只口袋妖怪齐聚一堂时,借助天赐的力量,传说中的神兽将会降临人间……

 

孙哲平赶到现场时,树林里已经只剩下一片狼藉。地面的深坑中,一片被污泥染黑的衬衫碎片静静躺在那里,勉强才能看出粉色的底色,宛如凋零入泥土的花瓣。

 “张佳乐利用【闪光】的技能机器瞬间进化,因此同时学会了【大木槌】。120的伤害,三分之一返还给自身,双方同归于尽。”

孙哲平前进的步伐有些踉跄。他用力抓住碎片,指尖深深掐入掌心,脑海里不断回放着江波涛刚才平静到缺乏情感的叙述。

“再然后,叶修出现,用精灵球带走了他们。”

孙哲平深深吸了一大口气,像是要将所有愤怒与悲伤灌入胸腔。

“张佳乐,你他妈还算不算我的口袋妖怪了?!”

嘶吼声中仿佛带着凝结的血珠。

不是说好包办家里所有的家务活?不是说好要帮我找份好工作?不是说好一起并肩作战?

那些誓言到底算什么?把那些话当真的我又到底算什么?

 

“叶修说过,他可能会创造出一个世外桃源,也可能创造出人间地狱。我明白这个事实,但依然同意帮忙的,因为我本来就没有所谓的未来好期待。”

说到这里,江波涛一直维持的微笑终于出现了裂痕。

“可是,现在我怕了,因为我见到了小周。我头一次产生了想要与一个人——虽然小周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共度一生的想法。”

“第一次,觉得自己活着还有意义。”

“我无法理解张佳乐那种为了理想中的正义舍弃一切的觉悟。我向叶修索要的只是一个容身之所罢了。不用再整天躲躲藏藏,能有人等我回来……”

“但是,看到他那种不顾一切的冲劲,我感到心里有什么悄然发生了改变……”

“总之,我改变主意了。”

江波涛的笑容完全消失了。

“孙大哥,要不要做一个交易?”

“阻止叶修。”

 

孙哲平真正的口袋妖怪不是再睡一夏,而是准神班吉拉——落花狼藉!

班吉拉一旦暴走,山崩地裂,河流填平,地图都要重新绘制。当年还是馆主的孙哲平,正是靠这暴走的最后一击彻底击败了嘉世,同时也在左手留下了残留一生的伤痛。

嘉世一战过后,联盟费了好大的劲才将落花狼藉封印。只要孙哲平不离开义斩镇,那么没有感应到主人气息的落花狼藉就不会苏醒。

而一旦苏醒,孙哲平恐怕再也无法过上平静的生活……

 

“废话。”

孙哲平喃喃自语。

他将衬衫碎片绑在左手的绷带上,从单膝跪地的姿态站直身子。

前方不远,横躺着的是江波涛早已破坏的路障,鲜红的标杆是最后的境界线。

仿佛是最后的警告。

孙哲平无比果断地跨越了那条界线。

 

正在千波湖边摆放三只人形PM的精灵球的叶修猛然抬头,神色逐渐严峻起来。

“这是……”

鸟兽惊惶地四散逃走。天地也为之变色。

封印在石头里的庞然大物再次悄然睁眼。

“老伙计,该你上场了。”

疼痛像毒蛇般在左手上疯狂游走。微红的汗珠自额角滚落到嘴边,孙哲平用舌尖舔去,口腔里腾起淡淡的铁锈味。他的眼中是按耐不住的狂气。

“来吧!”

 

30.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苏沐秋大大,

你过得好吗?这次的作战又失败了呢。”

 

绿草如茵的平原上,叶修倚靠这一块巨石坐下,摊开一本硬皮本。

“我知道你又要笑我了。哈哈,失败了这么多次,差不多也该明白召唤你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吧?不过我觉得,这次算是离成功最近的一次。

我参考了老弟以前在嘉世的研究——话说难得回家一趟还是有收获的嘛。以前我只知道他们貌似是开展把口袋妖怪与人类的基因混合在一起的禁忌研究。但是看了家里留下的手稿才发现,召唤出传说中的人形口袋妖怪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为此创造出的3只人形口袋妖怪都是召唤的媒介。

传说中的人形口袋妖怪——这说的不就是你这家伙吗?

不过他们的方法还有缺陷,可能你的人被召唤过来了,理智还在原来的世界打转儿呢。我想法改进了一下,不过没有经过试验总归还有风险存在。

……不过,管他的风险!有方法在面前怎么可以不去尝试?

但是做这种大魔王的角色果然会遭报应啊。”

 

笔触似乎有些不顺,叶修不由得皱眉,用力甩了甩笔杆。

“老方这家伙……一听说有实验做立马满眼放光地投奔过来,居然还跟老情人翻脸,啧啧,也亏那个痴汉能做出这种行为——虽然我觉得他一定放了水。我失败以后,他立刻倒戈回大眼那边,现在每天都在微草培育屋兼幼稚园过着被嫌弃的生活。

小肖他被我击败后,消沉了好一段时间。不过孙翔似乎鼓励了他很多——经过不少事情,这孩子似乎成长了一些啊。目前小肖又重新振作起来,为开发新的机械而奋斗。他还是最适合干这些研究,耍阴谋什么的,交给我这样的老心脏来干就足够了。

小江与小周私奔了——我本来就没对他抱太多期待,没想到竟会在最后给我带来这么个大惊喜。话怎么说来着:心脏一代更比一代心脏强?前浪死在那啥上?不管了。下次见到那小子一定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要祝福他们。

啊对了,还有老孙那货。”

 

一只渡渡鸟落在石头上,好奇地瞅着石头下奋笔疾书的人。叶修抬头瞥了一眼,重新埋首于纸间。

“他与张佳乐……怎么说呢,算是在一起了吧。

虽然班吉拉被放了出来——好像为了封印又是一番苦战,但因为打败了我,所以罪行有所减轻,大概只被判了几个月就被放出来了。嘿老韩,你个刀子嘴豆腐心。

不过孙哲平的左手算是彻底废了吧。但那人恐怕一点都不在乎以后再也不能当训练员,我敢肯定。

毕竟他从以前就一直是这样的人。

张佳乐因为强行进化的后遗症,似乎失去了所有的经验——也就是说,他现在就是个弱爆了的1级口袋妖怪。貌似因为他那自杀式打法,被救回来后孙哲平亲身上阵狠狠揍了他一顿,说得我都有些同情他……

不管怎么说,那两个人最终还是作为微草的员工生活在了一起。

是Happy ending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写到这,叶修长呼了一口气,闭眼小歇了一会。

“回想一下,自从偶然在那个世外桃源相遇后,已经过了差不多3年吧?把你当成人类一起生活的日子虽然只有短短的1个月,但是却是这3年里最刻骨铭心的记忆。

你说,我不可能在你们那边久待,你也不可能轻易来到我们的世界。但你相信我们总有一天会相见。作为信物,你把千机伞送给我——话说一开始看见你这把土气的长柄伞我还笑了你好久,不过现在我可是每天都伞不离手。我被别人贬低品位都是你的错哦,沐秋!

以后该怎么办呢?多亏老孙,这下我该上联盟的黑名单了。恐怕以后都得在边被追杀边寻找你的道路上奋斗——哎,听起来还蛮有男人的浪漫的?

……我是不是被老方那个神经病影响了?

不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寻找与你再见的方法。

到那时,再亲手将这些信件交给你吧。

叶修”

 

笔尖停留在“修”字最后一撇上,墨水晕开,字迹有些变形。

叶修喃喃道:

“沐秋,我想见你。”

The end.

 

完结啦~到了最后不知为何变成了正剧……其实我一开始想写的是这样的文:

 

看起来很帅气的小段子~

 

1.今天也被嫌弃的方神(精病)

"杰希~好久没见对我亲切点嘛~"

"滚远点,你身上沾了蝶粉,对小孩子的呼吸系统存在威胁。"

"……"

【输给了慈父之心呢,士谦大大】

 

2.两级照样屌炸天

“张佳乐使用了【摇尾巴】!他的辫子抽到了对方的脸上,柔顺的感觉,微微的瘙痒,好评!造成会心一击!”

“张佳乐使用了【撞击】!撞击到对方怀里的同时他的左手掏出了强力手电筒!对准敌人的双眼,开启!眩晕效果达成!”

“对手倒下!张佳乐获得了胜利!”

【不要小看积累了20多年的(人生)经验!】

 

3.千机伞的使用方法

“对了沐秋,我一直很好奇你的千机伞是怎么使用的?”

“这个啊,长按1是伞之盾,冲刺时按1是雨伞突刺,按↓+ 1是旋转伞,近身时按方向键+ 1是马戏抛……”

“……沐秋,这里是口袋妖怪,不是星之卡比。”

【跑错片场了哎嘿~】

 

4.(伪)读心少年江波涛

“小周说:‘你们这群蝼蚁,死在本大爷华丽的攻击下吧~’”

“那个,他在那边打瞌睡哦。”

“……全体皮皮听好,连环巴掌,对准脸,上!”

【皮皮急了也会抽人哦】

 

5.喜闻乐见的服务镜头

"孙哲平你大爷的干嘛扒我裤子!"

"性别鉴定。"

"我@#¥%&*(……"

【Io主就是这么丧病】

 

……画风应该是这样才对啊!!!

 

PM设定部分借用了第十区里一个口袋妖怪设定帖,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设定得很赞!

这章居然爆了这么多字!作者惊呆了【不】春节前赶着完成了,算是自己给自己的新年礼物吧!新的一年里,希望填了以前的坑,还想开新游戏企划,还想写一个之前就很想写的侦探paro……手速大不过脑洞的惨剧【这么说着的我又刷起了论坛【作死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