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贡丸

各种同人堆放,自娱自乐为主

[全职/双花]我的口袋妖怪不可能这么可爱(五)

口袋妖怪paro,三十题小段子格式,之前说的,如果没人写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泪

崩坏预警!!游戏小白,部分梗来源于口袋妖怪贴吧,有错请指出,立改,别打我[顶锅盖

ooc有,私设有,文笔渣还在练习

好久没动笔有退步……不小心爆字数了【泪】还有五题怎么办!急,在线等! 

上章戳我

21.研究员的尊严

“----这次特地叫张佳乐来,是因为有人盯上了我这里的某个东西。”

会议室里,肖时钦博士努力向众人解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王杰希扶了一把眼镜,沉吟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肖时钦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笔记本:"我的研究所最近一直有被动过手脚的痕迹,好像在寻找什么。我猜测他们要找的那个东西……"

"与前嘉世研究所有关?"一直默不作声地斜倚在墙边的孙哲平突然开口。

嘉世研究所。

这个名字一出现,空气霎时冻结。

肖时钦哑火了。

半响,他才无奈地耸耸肩:"不愧是孙哲平前辈。没错,我认为,他们是来找我当年从嘉世带出的最终研究成果。"

"这么说,"王杰希皱眉,款款分析道,"嘉世倒闭后,作为前核心成员的你半隐居到义斩小镇的事情败露,你手中掌握的研究资料被嘉世的遗党发现了……"

他忽然愣了一下,神情变得微妙:"所以那个张佳乐也是嘉世的相关成员?他是……你以前的同事?"

"不可能!"孙哲平与肖时钦异口同声。

 

外头应景地传来孩子们的吵闹声----

"我赢了,下次一定要把图鉴给我!"这是唐昊骄傲的声音。

"才不要,浪费钱!小事情说过,没有几个人真的完成了图鉴,他们最后都走上了打倒反派的不归路!"这是孙翔逞强的辩解。

"说得好!图鉴有什么用,就应该直接打反派去!"这是张佳乐欢脱的叫声。

 

王杰希掏出一块眼镜布,取下镜片,哈出一口气,从里到外认真地擦拭过一遍,然后重新戴上。

"抱歉,忘了我刚才的推测吧。所以张佳乐到底是……"

"啪"的一声,肖时钦合上笔记。

"张佳乐他……与孙翔是一样的存在。"

 

22.组团打boss是常识

……卧槽,那个当年肖时钦从嘉世带回的婴儿,居然也是口袋妖怪?!

孙哲平感到自己的三观又被刷新了一遍。

"为什么提到孙翔?"不明所以的王杰希瞪大眼瞪小眼,眼镜又有了下滑的趋势。

肖时钦却不愿意再细说下去了:"抱歉,王杰希前辈。就说到这吧。”

“……这样啊。”王杰希也没再追问。沉默了几秒,他起身走向会议室大门,“我去看看孩子们。”

等王杰希一关上门,肖时钦就转向了孙哲平:“孙哲平前辈,听张佳乐说,他现在借住在你这里?不好意思,从今天起,能不能让他搬到我家来……"

孙哲平打断了他的话,面色不善:“之后的行动会有危险?”

肖时钦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

孙哲平的声音低沉得可怕:"为什么要是张佳乐?他能做到什么?"

"他是整个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之一。现在已经耽误了太久,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像是早就意料到孙哲平的质问,肖时钦对答如流。他略带歉意地瞥了一眼孙哲平左手的绷带,"这件事是嘉世内部的历史遗留问题。前辈只能算局外人,我不希望再像之前那样……卷进更多的人了。"

"报警不就行了?"

"没有证据啊。"肖时钦苦笑,"他们的行为非常谨慎,我目前的猜想也只是停留在推断阶段,没法立案。"

说到这,肖时钦停了几秒:"不论如何,孙哲平前辈,我希望你明白这一点:在知道会有危险的前提下,张佳乐依然同意帮忙,这是他自己的意愿。请尊重他的选择,如果你还算是他的训练师。”

孙哲平本来还想再说什么,此言一出,所有的话语全都噎在喉头,一肚子的火气通通如被戳破的气球泄了个精光。

对啊,人家都没有异议,自个儿在这里气个什么鬼?就算遇到了危险,那也是这二货自己的选择,关他鸟事?

……但为什么,心里这股不爽的感觉久久弥漫不去?

妈的。孙哲平狠狠咬紧后牙槽,尝到一丝血腥味。

 

"嗡嗡嗡——"突如其来的警铃声响彻会议室。

肖时钦神色大变,按紧手中嗡嗡作响的圆珠笔:“研究室有入侵者!?这么突然……”

话音未落,张佳乐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进来:“反派终于来了?!快快快肖博士快带我们去研究室!”

“嗯我们快点……?”肖时钦顿住脚步,“等会,我‘们’?”

“大家一起去啊!面对最终boss,不就是要一起上吗?这是常识吧!”张佳乐理所当然地拉过发呆中的孙哲平,“大孙,走!让反派看看我们的厉害!”

光辉流转在他的眸子里。

 

孙哲平一直紧绷着的神色不自觉地柔和下来:

“……废话少说,走!”

 

23.熟悉的来访者

无视肖时钦微不足道的反抗,张佳乐和孙哲平两人浩浩荡荡地开进了距离幼稚园并不遥远的研究所,王杰希独自留守在微草照看以孙翔为首的一群熊孩子。

临走前,肖时钦还想再做最后的努力:“孙哲平前辈,如果出事了,别怪我没有警告过你。”

“我乐意。”孙哲平冷冷地回答。

“……前辈,即使退役了,果然还是没有改变啊。”

最终,肖时钦只是轻叹一口气。

 

研究所前,防盗铁门被一股巨力冲到一边,扭曲变形的门框上沾满水渍,滴滴答答地蜿蜒成一条小溪。

三人马不停蹄地冲进室内,一个浑身透湿的人影站在研究室正中间,随着他们的脚步缓缓转过身子,露出一张俊俏的侧脸。

“周泽楷!”肖时钦与张佳乐同时惊叫出声。

孙哲平心里一跳,握紧手中的精灵球:“他就是余党?”

张佳乐迷茫地摇头:“不……小周他也是口袋妖怪……”

……孙哲平有点晕:“搞什么飞机?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形口袋妖怪?!”

“目前只有三只。”另一边的肖时钦很快恢复过来,眼中的震惊却仍然无法消退,“我也想过联系周泽楷,但一直没能成功。他竟然自己找来了?怎么找到的?这事太蹊跷了……”

“问他本人不就行了?"孙哲平做事向来干脆,直接叫上了,"喂——那边的小子!周泽楷是吗?你怎么到这里的?”

周泽楷无辜地眨眨眼,歪了一下脑袋。水珠从发丝滚落,沾湿他细密的长睫毛。

“小周不会说话。”张佳乐好心提醒。

孙哲平:“……”

 

“既然入侵者是小周,那就不存在反派了吧?”张佳乐遗憾地嘀咕道,“亏我还有点期待……”

孙哲平面无表情地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还嫌命不够硬啊你?”

“因为我很想耍一次帅啊!”

“就凭你的【撞击】和【摇尾巴】?还是那可怜的两级?”

“靠!”张佳乐愤怒地比出中指,“我升级了就能会有新属性!很厉害的!而且我们人形口袋妖怪还有一个升级捷径……”

孙哲平中止了他的滔滔不绝:"行了,别闹了。当心点,这家伙……恐怕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朋友。"

"哎?"

“没错。”一旁的肖时钦眉头紧锁,用警惕的眼神望着面前状似无害的人,“如果他是善意的,为什么要用那种方式破坏大门?”

张佳乐顿时安静下来。

 

一个圆滚滚的粉色身影忽然出现在周泽楷的腿边。

三人愣在原地。

皮皮?

为什么这里会有皮皮?

众目睽睽之下,粉球从周泽楷的身后走出,大摇大摆地向窗口靠近,怀里还抱着……一颗缠着缎带的蛋。

缎带?

张佳乐猛然想起了什么,大叫出声:“等下!这只皮皮我有印象……”

 

周泽楷行动了。

他往身侧的窗户跨出一步,双手向前平伸,比出手枪的姿势,然后猛地一抖手腕,空中立马出现大量泡沫,霎时充斥了孙哲平他们的全部视线。透明泡泡触碰到身体的瞬间就炸裂开来,生疼的冲击让人倒吸一口凉气,裸露的皮肤上立刻留下了仿佛被硫酸侵蚀的红印。

"泡沫光线!"孙哲平认出了这招。

既可以掩护自己人撤退,又能禁锢住敌人,周泽楷这手确实漂亮,不过……

"上吧,再睡一夏!使用乱抓!"

情急之下,孙哲平依然迅速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就放出了再睡一夏。喵喵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亮出肉垫下隐藏着的利爪,向层层泡沫后的模糊影子威猛地扑去,阻止住周泽楷逃跑的步伐。两者缠绕成一团,将空中的泡沫搅得四处飞扬。

“生灵灭,对皮皮使用电磁波!”稍微迟一点,肖时钦也放出了小磁怪生灵灭。电流在泡沫中飞速传导,闪烁岀噼噼啪啪的火花,准确击中向窗口移动的小小身影。

 

泡沫开始稀释,视野缓缓地恢复过来。

肖时钦喃喃道:"成功了……?" 

“……让他们逃走了。”孙哲平无情地击碎了他刚刚抬头的喜悦。

随着泡沫的散开,研究室里空无一人。喵喵像是在水里浸透过一般,全身的毛都湿哒哒地黏在身上,整个缩了一圈,有些可怜兮兮地叫唤了一声。

"是替身。他们学了这招。"孙哲平咬牙,“可恶,好久没有对战过,变迟钝了!没想到泡沫的掩护还有这样的用途……”

说到这里,他忽然发现一个大问题。

"张佳乐呢?!"

“……去追周泽楷了。”肖时钦蹲下身,手指在地上向窗边蔓延的水渍轻轻一划,面色严峻。

"那个笨蛋……!"孙哲平心头窜上一股怒火,迈步就想往窗边追去。

肖时钦急忙拦住他:“孙哲平前辈!这个方向大概是通往镇外,你忘了你不能出镇吗!?我会去找他,现在证据已经出现了,前辈就去报警……”

 

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突然响起:"喂喂,这可不行。"

两人皆是一惊,抬头向门口望去。

“方士谦?!”

 

24.为何反派总是如此中二

衣冠不整的男人嬉皮笑脸地举起右手:“嗨,好久不见,老孙~小肖~”

与他截然相反,孙哲平一脸阴冷:“你不是去找失踪的叶修挑战了?”

“唉唉,我家杰希说的吗?伤脑筋。”方士谦夸张地扶住额头,“叶修啊——那是我过去的目标呢。现在我想挑战的,可不是叶修。”

他缓缓举起握着精灵球的左手:“我想挑战的——是生物学的极限。”

一个人形的影子静静沉睡在半透明的球内。

 

“孙翔?!”肖时钦的声线微微颤抖,“难道说,你们找到的最后的研究方法是……” 

最后的话他说不出来了,只是抿着嘴,懊恼地捏紧拳头。

"当年你们到底在研究什么鬼东西!"孙哲平意识到了这沉默中的可怕深意。

方士谦笑嘻嘻地将精灵球收回口袋里:“谁知道?总之,虽然已经快完成了,但如果被通缉,我们的行动也会变得不太方便呀。所以,能不能请你们收手呢?”

孙哲平眯起眼,流露出危险的气息:“抓了我们的人,还想让我们收手?” 

“张佳乐是自己追出去的吧?”方士谦依然平静,“而且又不一定会伤害到他们——啊虽然我不能保证哦。”

室内的空气越发凝重,一触即发。

 

“方士谦,把我的学生还来。”

王杰希平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方士谦一愣,继而迅速恢复了灿烂的笑脸,转过身:“杰希你真是……被打成这样还锲而不舍,这么喜欢我要直说嘛!”

王杰希走上前。向来注重整洁的他,现在全身处于惨不忍睹的状态,碎裂的镜片勉强挂在鼻梁上,只有表情依然如往常一样冷静:“那是因为你偷袭。士谦,我不知道、也不想管你在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是,随意翘班,还拐走我的学生——不断挑战我的底线,你准备好接受处罚了吗?”百变怪王不留行早就已经放出,在他脚边蓄势待发。

方士谦的笑意里逐渐染上了警惕。

 

孙哲平突然俯在肖时钦耳边低语:“趁王杰希拖住方士谦的时候,我去找韩文清,你去追周泽楷他们。”

还没等肖时钦回答,他吹了一声口哨,猛然一个箭步从方士谦身边冲过。再睡一夏紧跟着从众人的裤脚边“嗖”地穿过,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肖时钦愣了一瞬,也立刻冲向窗户,与生灵灭一起翻出了墙壁。

方士谦没有理会,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沉着的青年。直到这两人的动静完全消失,他才悠然地叹了一口气:“杰希大大,你可算坏了我的好事呀。”

方士谦搭在腰间的手突然放出白光。

“上吧,防风!冬虫夏草!”

 

25.两种幺蛾子

毒粉蝶防风,狩猎凤蝶冬虫夏草。

它们是由刺尾虫进化而来的两种不同的形态,前者偏向防守,后者则更适合速攻。如此截然不同的两种战斗方式,却能运用得信手掂来,令对手防不胜防。

"杰希,我会全力以赴哦,很痛的所以还是赶紧放弃吧。"方士谦轻轻嗤笑。

王杰希丝毫不为所动:"是吗,我也会立马打醒你,把你捆回家,以老师的身份好好教导你擅离职守的惩罚到底有多可怕。到时候你再怎么求饶都没有用了。"

方士谦惊喜地捂住胸口:“哇哦!这play听起来超赞怎么办我想投降了!” 

王杰希:“……”果然,变态永远都是变态。

 

“不过,可惜呀。”方士谦突然收敛起所有笑容。他的脸上显出了王杰希从未看见过的认真表情,“赌上培育之神的名号,我不会输。”

防风和冬虫夏草挡在方士谦的身前,铺天盖地的敌意瞬间蔓延开来。

王杰希的视线在这两只熟悉的口袋妖怪间徘徊,突然想起当年,自己问起方士谦为何选择这两只口袋妖怪作为主力时的情景——

"你想要做训练员?这是新战术吗?"

"不不不,不是这样!你看看这翅膀上美妙的不对称图案!多像我家杰希的双眼!"

后来方士谦就被扣了整整一年的奖金。

 

现在,那个总是吊儿郎当的神经病不见了。自己所要面对的,是从没有见过的,培育之神——方士谦!

“那又如何?”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抬手。王不留行收到命令,做出了变身的准备。

“在国外转修教育学之前,别人是这么称呼我的——”

魔术师,降临!

 

警察局里,默不作声地听完孙哲平的叙述,韩文清戴上警帽,只说了一句话:“我去发布通告,你不要出镇。”

孙哲平铁青着脸,还想要说什么:“我……”

他的眼前突然一阵天旋地转。韩文清猛地把他压进了沙发,直视着他的眼睛:“你要敢出镇,就等着给我在监狱里劳改到死吧。”

说完,他麻利地起身,走出门,空留孙哲平一人呆坐在沙发中。

一片寂静里,疲惫感猝不及防地涌上心头。像是抽空了全身的力气,孙哲平仰躺在沙发里,用手背捂住眼睛。

“……靠。”

这他妈都什么事。

他的眼前,又浮现出多年前那个被血色覆盖的夜晚。

绷带下的左手隐隐作痛。

 

"哒哒哒"单调的叩击声在寂静的屋内回荡。

孙哲平从回忆中惊醒,猛然抬头。

窗外,人影摇曳。

下章戳我

突然发现之前忘记把乐乐的双属性设定放出来了,亡羊补牢一下还来得及不……大家猜猜是什么属性?[很明显啦

考试就像排毒,塞在脑子里的东西全都噗啦噗啦排空后简直神清气爽!(×终于有时间码字了!但是过两天出去旅游大概进度又要慢下来== 

最近好久没上,一看居然满百粉了!文笔渣,手速慢,经常ooc,这样都没取关的大家是好人πεπ至于点文我还不是很懂……如果没补考就开一个庆祝庆祝?【咦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