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贡丸

各种同人堆放,自娱自乐为主

[全职/双花] Christmas memory

又名:听张佳乐讲那过去的故事(不是)

混更用(…)原著背景,日常向,老梗

圣诞贺文~ Merry Christmas~

ooc有,私设有,文笔渣还在练习

这是以前写好的前篇,就是想表达一下个人心中的双花。本来打算一发完结,结果爆字数了……没有大纲,所以后半目前难产中TAT努力不坑【。

[结果……稿子丢了,所以没有后续……QAQ没了……]

被新的番外打脸打得啪啪啪……懒,不改了【滚

 

0.

张佳乐是个有故事的人。

张佳乐特别喜欢谈及自己以前的各种事迹。孙哲平看张佳乐,总觉得像是在阅读一本厚厚的书,还他妈是魔幻现实主义的。时而逗比,时而文艺,时而欢脱,时而忧郁……

一言以蔽之,就是文风成谜。

孙哲平是风一样的男子。

孙哲平几乎从来不曾跟张佳乐提起过自己的过去。在张佳乐眼中,孙哲平的过往是一团厚厚的迷雾,如同行走在B市的沙尘雾霾中,急得直跳脚也看不清四方。

一言以蔽之,就是如沙尘暴般迷蒙的背景。

然而不论是多姿多彩的书本,还是来历不明的风沙,他们都觉得这样的彼此,会是自己最棒的搭档。

至少,当初他们这么想过。

 

1.

"大孙,你为什么要叫落花狼藉?"

张佳乐提出疑问的那天,正是他与孙哲平成为职业选手后的第一个圣诞节。

百花初入联盟,对成绩并没有特别高的期望,虽然处在常规赛期间,战队经理还是好心给这群年轻人放了一天假,让他们自我调整,适应联盟紧张的赛程。两个宅男倒是一点也没有体谅到经理的苦心,直接窝在宿舍里做荣耀圣诞任务,连三餐也是直接从食堂带回来解决。

面对张佳乐的突然袭击,孙哲平只是咬着豆浆的吸管,含糊的回答里透着一股子慵懒:"就跟你为什么要叫百花缭乱一样呗。"

敷衍的语气弄得张佳乐很不爽,伸手在孙哲平的屏幕上敲了两下:"喂喂,认真点!这哪能一样!"

孙哲平翻了个白眼,把一只圣诞小怪掉落的礼物拾起,停下手中的操作望向他:"……你到底想说什么?"虽然认识已经快三个月了,但孙哲平还是常常把握不到这个好搭档时不时抽风的脑回路。

"我是说,咱俩都已经是进入职业联盟的搭档了,"张佳乐倒是严肃得很,他把电脑椅转过来,与孙哲平相对而坐,"趁这机会正好坦诚相待,加深一下感情,比之前网游里更深入地了解对方,对以后的战术配合肯定有帮助。"

本来还有些烦躁的孙哲平这下完全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了:"合着你的交流感情就是从了解对方的账号名开始?这算是交换圣诞礼物?"他不禁联想到了刚才一直在做的圣诞任务。

说实话,这种方法就跟小姑娘彼此交换秘密那般矫情,但这反倒让孙哲平生出了别样的新鲜感。

张佳居然很认真地想了一下,郑重地点头:"圣诞礼物……算的!我相信每一个名字都寄托着取名人的深厚愿望……"  

"哦,那好,你倒是先告诉我,"孙哲平不怀好意地打断他的话,"你给自己的账号卡起一个肉番的名字,又是有什么愿望?"

"!"张佳乐的表情霎时精彩得能做十连拍。

偏偏孙哲平还用之前他自己说过的话堵死了所有的后路:"坦诚相待,交流感情。"

……张佳乐深深地体会到了no zuo no die这句名言的精髓。

 

为何会起百花缭乱这个名字?这完全是青葱岁月里,因为太年轻而犯下的错误。*1

当时的张佳乐还没有对网游产生过兴趣,虽然也喜欢二次元,但涉及的领域只限于热血的少年漫画。只是拗不过班上的损友们对新游戏的热情安利,被拉去白网吧买了一张荣耀账号卡。

在恶补游戏说明的时候,弹药专家绚烂的职业技能牢牢抓住了张佳乐的眼球。他骨子里就带着一份浪漫情怀,尤其喜欢那些被朋友们鄙视为不切实际的花哨玩意。张佳乐把自己代入少年漫画的主角,想象了一下自己在前边举枪潇洒奔走,身旁此起彼伏地绽开一片片炫丽如同百花盛开的光影,立马心潮澎湃,生出仗剑天涯的豪情壮志——虽然他拿的是枪。

于是,输入名字时,心潮澎湃的热(zhong)血(er)少年张佳乐不假思索地敲下了"百花缭乱"四个字。

百花盛开之时,便是对手缭乱之日!

等他按下回车,扭过头才发现,损友们全都用看傻逼的眼神盯着自己。

刚才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顿时消散了一半,张佳乐有些心虚地拽着小辫子:"咋啦?注册有什么问题吗?我第一次玩网游你们别嫌弃……"

"不是,我说,哥们儿,"一人深沉地拍拍他的肩膀,"你真的知道百花缭乱是什么吗?"

张佳乐对这个名字还是很满意的,唐突的质疑让他生出些许怒气,"不就是个成语?我跟你说,我起这个名字……"  

"住嘴!问度爷!"损友恨铁不成钢地吼道。

谦虚好学的张佳乐老老实实地打开百度,输入,点击,搜索。

十几秒后,望着满屏幕白花花的摇乳,他的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红。一起来的几个哥们儿在背后已经笑疯了。

 

此刻,百花的宿舍里,孙哲平也笑得在床上直打滚。

"你妹!说好不笑的!队友爱呢大孙!"张佳乐羞愤交加,抓起枕头砸过去。

这个故事是他心头永远的痛。刚开始玩荣耀时,他就没少为百花缭乱这个暗示性强大的名字而被各路死宅调戏,脸皮薄的张佳乐还差点因此AFK。他发下毒誓,从此再也没有碰过少年漫画。

"哈哈哈哈哈!"孙哲平截住飞来的枕头,抱在怀里继续笑得几近岔气,"什么都不知道就把自己的账号卡坑了?乐乐,你真是……太乐了!这个圣诞礼物真棒!"

张佳乐炸毛:"滚滚滚!不许叫我乐乐!"自从上次张母到百花俱乐部对张佳乐直呼乳名之后,孙哲平有事没事就喜欢拿这个逗他,"我说完了,现在轮到你!快,老实交待!"

孙哲平终于笑够了。他坐起身,用手背抹了把眼角笑出的泪水:"我嘛,就是想把对手揍到落花狼藉,没了。"

……如此简单直白的解释,令刚刚自爆黑历史的张佳乐泪流满面。

"这不算!"他还打算据理力争一下。

孙哲平在床上翘起二郎腿,嘚瑟地斜睨自己跳脚的搭档:“不然还能怎样?那点破事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不是谁都会像你起个名字还唧唧歪歪个半天,弄了半天还起了个这么有深意的‘好’名字。”

“我日你大爷的!”张佳乐涨红了脸,“那只是个意外……”

“那是因为你缺心眼。”孙哲平不屑地冲他翻了个白眼,然后在张佳乐再次炸毛前补充道,“名字什么的全都无所谓,重点是内在的实力。只要背后的操作者是你,哪怕角色脑袋上挂着更加奇葩的名字,我都会找到你当我的搭档。”

他的语气里满是毋庸置疑。

张佳乐呆了一会儿,脸上渐渐浮现出笑容:“……那是!你以为我是谁!”他乐呵呵地坐回电脑前,“大孙你好好看着!你的搭档很快就要抢下圣诞活动榜单第一了!”

真是个好哄的家伙。孙哲平一边感慨一边在张佳乐旁边坐下,不过那确实也是自己的真心话……

突然,张佳乐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扭头冲孙哲平笑:“对了,你也别忘了!因为落花狼藉背后的操作者是大孙,我才会答应成为你的搭档!”

很久以后,孙哲平还是时常想起这个情景:少年微笑的脸庞上满满的全是信任,在冬日有些昏暗的室内,明朗得如同一束光,懵懵懂懂地直接撞入孙哲平的心房。

仿佛百花盛开。

而当时,他握住鼠标的右手只是几不可见地抖动了一下,然后短促地回应道:“那当然!”

脸上的笑意许久未散。

 

2.

"日!叶秋个不要脸的!"

这是张佳乐第三次破口大骂。

白天的训练已经结束,他和孙哲平两个人留在训练室,一起挤在电脑屏幕前,继续研究上一场对嘉世的团队赛录像。在联盟里的第二个圣诞节可没有休假了,百花在第三赛季势如破竹,所有人都卯着一股子冲劲,恨不得一口气冲上总冠军的颁奖台。紧张的赛程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百花只拿到个人赛里的2分,团队赛里,虽然张佳乐与孙哲平被媒体称呼为繁花血景的绝妙配合让人眼前一亮,但其他人的行动却有些脱节。叶秋正是敏锐地揪住这点瑕疵,将他们一举击破,让繁花血景完全发挥不出应有的实力,有心无力的糟糕体验让张佳乐看一次恶心一次。

上午复盘时就已经看过这段,当时顾虑着还有其他人,张佳乐硬是压下了内心的火气;此刻身边就剩了孙哲平,不禁对着一叶之秋威风凛凛的身姿大爆粗口:"我日!"

"……第四次。"视频突然被暂停,张佳乐恼火地剜了孙哲平一眼,只换来一通严厉的说教,"我说,你不爱看就别看,老折腾自己有意思吗?"

张佳乐正在气头上,说话像吃了枪子儿似的:"我看我的,关你屁事!"

"6分42秒的视频,你看了一半不到就说了四次'日',情绪激动成这样还能分析个毛。"孙哲平冷冷道,"张佳乐,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就这么急着想上了叶秋?"

"谁看得上他……啊呸,我也不上男人好吗!"

"是是是,您可是能把百花缭乱这种肉番作为账号名的男人,绝对直!"

张佳乐愤怒地冲孙哲平比出中指:"日!老子当年可纯洁了!"

"五次了。"孙哲平面无表情地拍下他的手,"好歹换个词吧,来来回回就这几个字眼,烦不烦!"

"日……你妹!这可是我学会的第一句脏话!"

"哦?"孙哲平忽然来了兴致。他索性一屁股坐到旁边的沙发里,翘起二郎腿,"看你这激动样,复盘分析今天恐怕也做不成了。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你告诉我你账号卡名字的来历当圣诞礼物来着?今年我也不想要别的东西,就把你第一次学粗话的故事送给我,如何?"

张佳乐被他这么一呛,气消了不少,此时倒是冷静了下来:"又来……你就对我的黑历史这么感兴趣?"

孙哲平一脸严肃地点点头:"那是,我有必要全面深入地了解我的搭档。"

他的语气无比郑重,让张佳乐呆了一瞬,随即"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去年我扯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还记得那么清楚啊……"

 

说起来也不是多复杂的故事。

张佳乐在学生时代,确实有够单纯,对这些生理性的知识储备严重不足。想想看,到了高中都不知道对着肉番撸的男生,那该是有多纯情!相对的,他其他方面的爱好倒是出奇广泛多变,而且一旦喜欢上就会深陷其中,充分体现了浪漫主义的性格。

他同学们都不觉得十几岁的大男生能这么纯情。在一个午休,张佳乐被他们堵在了楼梯口上。

"张佳乐,你猜猜这是什么?"一个男生淫笑着把右手食指捅进左手环成的圈里。

张佳乐不假思索:"日啊!"

同学们立马欢呼雀跃:"哎呦我说你小子装什么纯!看看,暴露了吧!"

张佳乐没听出来这话里头的含义,只是跟着呵呵乱笑。

等他们不怀好意地问有什么资源跟哥几个共享一下时,他傻乎乎地反问:"不是去图书馆就能查到吗?古汉语词典,三楼阅览室就有!"

那几个笑得一脸猥琐的家伙当场僵在原地。

对,那时候的张佳乐只是疯狂地迷恋上了甲骨文奇妙的形状而已。

后来莫名其妙的张佳乐被他们普及了一个中午的生理语言大讲堂,听到最后他已是满脸通红,现学现卖地冲乐翻了天的同学们比出中指,大骂道:"我日你大爷的!"

再后来张佳乐就被恰好迈入教室的班主任拉去促膝长谈。谈心结束后他对甲骨文的爱也走到了尽头。

 

"我说完了。"张佳乐结束了对不堪回首的学生时代的追忆,不好意思地拉拉小辫子,"你别笑,每个人当年都会做过点傻事好嘛!"

孙哲平故作淡定地窝在战队的沙发里:"笑什么?你每天不都在做类似的事情吗?"

“……孙哲平我们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

终于孙哲平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站起身,仗着身高的优势搓揉着面前鼓起腮帮子的人的脸蛋:“乐乐啊,别搞错了,我们之间才不是朋友那种程度的关系。”

他的声线忽然低沉下去:“我们是最好的搭档。一直都是。”

张佳乐不由得仰头看他的眼睛。在里头藏着亮晶晶的什么东西,明晃晃地闪烁着一往无前的光芒,仿若刀锋锐利的寒光,却又带着熔岩般的炙热,焚烧一切胆敢阻挠他前行脚步的障碍。那双漆黑的眸子就那样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让他觉得内心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渐渐被这霸道的热度所侵蚀。

孙哲平简直就像,张佳乐下意识地想,就像是自己一直所倾心的那些绚烂的,美好的事物,勾引着自己奋不顾身地沉溺于其中。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突然奋力挣脱出孙哲平的魔手,像是掩盖什么似地大叫:“大孙你还没有说你的丢脸事呢!别想像去年那样再糊弄过去!”

孙哲平似乎没有察觉,还是一脸笑嘻嘻的模样:“我哪像你,有这么多黑历史好爆?要不这样……”他把什么东西拍在正欲发飙的张佳乐手里,堵住了已经到嘴边的粗话。

那是百花缭乱的账号卡。

“圣诞节特别大礼,我就勉为其难给你当个免费陪练吧!”孙哲平举起另一只手里的落花狼藉,揉揉鼻子,“既然不服气,那就别光坐着骂人了,赶紧再练练提,找到繁花血景还能继续完善的地方。下一场,看我们一起给他赢回来!”他的语气里头藏着一股子狂气,脸上却是笑得温柔。

张佳乐发誓,耳根突然蒸腾的热量绝对只是被这混蛋揉捏过度的结果。

他的心口突突狂跳,赶紧低下头,用大拇指指腹轻轻摩擦着账号卡,细细体会着温热又有些凹凸不平的痕迹——上头还带着孙哲平刚刚传递过来时留下的体温。

隔了好一会儿,张佳乐才听见自己的声音,低得几乎要到泥土里去:

“好。”

心里却开出了百花。*2

      end.

 

*1:源自高达夏亚的名言“太过年轻所犯下的错误”

*2:源自张爱玲的经典词句“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其实不太像……)

 

其实,在接受过天降O物、一骑O千、BOH系等糟糕物的洗礼后,百花缭乱真的还不算太H……如果有兴趣的话请自行搜索(滚)。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