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贡丸

各种同人堆放,自娱自乐为主

[全职/周江]高数学霸的恋爱攻略 (三)

又名:拒绝学霸的一百种方式(咦  

大学paro,私设有,ooc有,文笔渣还在练习

警告警告!这是一个魔性的世界!

又是充满了乡土气息的红歌会……

双花有点抢镜啊,还有些微的于远(?)

  

首章戳我

 

上章戳我

 

3.

在花海里度过的第四天,江波涛终于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涛,江波涛!"

"啊,是!"江波涛猛然回神,慌张地站起身,桌子脚在地上划拉出刺耳的声响。

叶修“啧啧”地摇头:"波涛同学,在哥的课上都能发呆,今年学生的质量堪忧啊!"

后排的苏沐橙跟楚云秀咬耳朵:"听见老师叫波涛,我总想到一个成语……"

“喂喂,姑娘们,有什么好笑的话留到课后再说吧。"叶修拍拍手阻止了女生们的悄悄话,“汹涌……不是,波涛啊,把刚才说的内容再复述一遍。”

……无视前仰后合的女生,江波涛捧起课本挡起脸,悄声询问身旁的孙哲平:“刚刚讲到哪了?”

孙哲平懒洋洋地指了指条件反射的章节。

“OK,谢啦学长。”

“不用谢。”孙哲平狂拽酷炫地回了一句,用缠着纱布的左手撕开一包——辣条。

好吧叶修的课上不禁吃东西——但作为一个土豪,吃辣条……画风不对啊孙哲平大大!

孙哲平是个土豪——当然在土豪之前也算是一个校园风云人物。他本来应该是艺教的大二学生,但去年左手意外受伤,无法长时间绘画。经历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后,孙哲平转专业到特心,重修一年,与江波涛他们坐在同一间教室里。

江波涛听说过一些传闻,其中,作为上一届艺术教育仅剩的两个男生,与室友张佳乐之间的爱恨情仇是女生们最爱叨念的八卦。一对苦命鸳鸯被迫从同一个专业离别的故事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从甜腻到虐心,从小清新到十八禁,从校园纯爱到霸道总裁,各种版本应有尽有,只有想不到,没有写不出的文风

然而,对于漫天飞舞的各种传言,作为当事人的孙哲平却始终保持着置身事外的态度。此刻,他嘴里叼着一根红丹丹的辣条,一脸没精打采地望着桌上摊开的心理学课本,完全没有故事里悲情男主角或一个土豪应有的模样。

江波涛念完后又被叶修缠着问东问西了好半天,最终坐下时,已经是认不出谁是斯金纳谁是巴浦洛夫那只倒霉催的是狗还是小白鼠的状态了。他趴在桌上喃喃自语:“好累,以后可不敢在叶老师的课上开小差了……可昨晚实在是……”

“昨晚怎么了?”孙哲平难得流露出关心的一面。

江波涛只是一脸生无可恋地摇摇头。见他萎靡不振的模样,高冷(?)如孙哲平都觉得该尽一下好学长应有的义务。他皱着眉想了想,将辣条递到江波涛面前:“来一根?”

江波涛:“……”

然后他接过一根,也叼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学长很喜欢这些零嘴啊?上次也在吃……”

孙哲平又给自己塞了一根:“没,给乐乐……张佳乐带的,不小心拿多了点。”

后排的戴妍琦顿时爆发出意义不明的yoooooo:“今年新本子的题材,get!”

 

下课铃响起,孙哲平将书包往身上一跨,正想起身,突然被人从旁拉住。江波涛压低了嗓音:“孙哲平学长,待会……有空吗?”

孙哲平一挑眉,心领会神坐在原地。
教室里的人很快就散光了。待到确认无误只剩下他们两人时,江波涛才缓缓开口:“学长,我就是想问问。”

“如果有……呃,一个同性向你求爱,约出来当面拒绝的话……该怎么做比较好?”

他翻译周泽楷的情诗都快成操作条件反射了。最初只是不想被看到那个署名才这么做,不知不觉间却是纵容了周泽楷的行为。可哪天如果他拒绝翻译,室友仔细翻看卡片,又必然会发现角落里的落款……

是时候做个了断了,江波涛痛苦地想。纸终究包不住火,还不如长痛不如短痛,快刀斩乱麻。

更何况,他已经当面拒绝过一次了。

 

十月歌会办得相当成功。

今年由对外汉语学院的“社会主义好”获得了冠军。他们飘忽的声调变幻莫测,给人以耳目一新的全新体验,将一首简单的红歌唱出了水平唱出了风采!

在方明华的介绍下,江波涛得知领唱王杰希原来还是学生会综管的常任副主任。颁奖典礼一出场,他便表现得器宇不凡,彬彬有礼地向观众致意,不过众人却总感到一股寒意——嗯,这绝对不是那双大小眼的错。

学特学院的“阿里山的姑娘”虽然也大受好评,可惜最终还是屈居第二。张佳乐带领另一个艺教的傣族新生在中间穿插了一段伴舞。他的清秀面容配上傣族特色的民族服装,彻底颠覆了之前不靠谱的脱线形象,再加上华丽的舞技,竟也引来不少尖叫;穿女装的新生虽然一开始动作还有些生硬,之后也逐渐放开,还带着青涩的舞步也有着别样的美感。

被轰出后台又不死心地返回的于峰看得眼睛都直了,扒着江波涛的肩膀严肃地宣布:“这个妞老子追定了!”

看着他热情似火的眼神,江波涛沉默了一下,鼓励地拍拍他的手,决定不告诉他自己刚刚在后台看见这位名叫邹远的新生……还是个下面带把的。

颁奖典礼时,江波涛没有辜负方明华的期望,出色地配合周泽楷的动作完美配音——他以前也参加过戏剧社,这点双簧还难不倒他——周泽楷只负责露几个无死角的帅气微笑就足够了。听着全场一浪高过一浪的花痴声,方明华幸福得老泪纵横,颇有一种养大了的伢有出息了的沧桑感……

 

愉快的歌会落下了帷幕,忙了一个下午的江波涛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喘口气。大夏天的夜晚,江波涛的背后已经热出了一身汗,只觉得口干舌燥。他感慨,人真是矛盾的生物,闲了浑身难受,忙得停不下来也难受。

脸上突然传来冰凉的触感。江波涛哆嗦了一下,扭过头才发现是周泽楷。他笑着把一瓶冰过的一只椰子贴到自己脸上:“喝吗?”

见是周泽楷,江波涛也不客气,乐呵呵地接过瓶子:“谢啦,小周你呢?”

周泽楷举起另一只手里的袋子,江波涛这才发现那满满一袋全是一只椰子,不由得一乐:“哟,这是员工福利?”

周泽楷摇头:“喜欢,自己买的。”

“看不出来,小周原来喜欢这种甜的饮料啊,我还以为只有女孩子才……”察觉到自己的失言,江波涛赶紧将后边的话咽回肚里。

周泽楷倒没有生气。他取出一瓶一只椰子,放在脸边,微笑:“I want you.”

江波涛拧着瓶盖的手滑了一下,乳白色的液体洒在手上。

周泽楷顿了一下,又说:“I want 一只椰子。”

江波涛:“……”

哦对,这不就是那混蛋的一只椰子广告吗……

“小周啊,”江波涛的嘴角抽搐,“我发现整个下午,你的形象一直在我心里刷新个不停唉。”

周泽楷好奇地歪了歪头:“嗯?”

江波涛板起手指:“你看,最开始是传说中高冷的男神,然后是被上司欺压的纯良小男生,后来开始排练才发现,其实你也挺活泼的。”

周泽楷露出惊讶的神情,显然是之前从没有人这么评价过自己。江波涛笑嘻嘻地给他一一数过:“比如在发火的舞台监制转身时冲他的背影吐舌头啦,走位一次成功时在背后比出剪刀手啦,不满意我的行为时装作抹眼泪故作委屈啦……刚才又更新了小腹黑的一面,小周,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一直静静听着的周泽楷忽然发问:“为什么?”

江波涛反应了一会,意识到他是在问自己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些细节:“当然因为我们是搭档啊。不好好理解小周这个人,怎么还算一个合格的专属配音?”

他不禁勾起嘴角。

沉默了许久,周泽楷突如其来地冒出一句:“I want you.”

江波涛漫不经心地将瓶口凑到嘴边:“太天真了啊小周,同样的当我不会再上第二次……”

“真的,这次。”周泽楷换了中文,一字一顿,“我,想,要,你。”

 

 

直到被体育馆外的晚风一吹,江波涛才清醒过来,手里还捏着一只椰子的空瓶子。

哎呀,椰奶呢……江波涛挖掘着自己迷迷糊糊的回忆。

——啊,貌似刚才全喷H大的脸上了。

 

下章戳我

 

@依泠在水 我爱一只椰子爱得深沉……

剧情节奏如此诡异我个大纲废……放过又要英语考试又要写数学论文又要背心理概念的人吧……

下一章你们赶紧给我约会去!

评论(2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