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贡丸

各种同人堆放,自娱自乐为主

[全职/周江]高数学霸的恋爱攻略(二)

又名:拒绝学霸的一百种方式(咦 

大学paro,私设有,ooc有,文笔渣还在练习

警告警告!这是一个魔性的世界!

说好的周江初遇(高大上呢?),努力让画风逗逼逗逼再逗逼……

上章戳我  

2.

直到所有室友都上了床,江波涛才做贼心虚地取出电脑。

犹豫再三,他还是打开QQ,将那个挂着"一枪穿云"名字的企鹅头像从黑名单里拉出。

无浪:居然错开我回来的时间让快递送过来……够狠啊。

圆滚滚的企鹅还是灰色的,江波涛却没有在意,发出消息后便托住下巴,用食指敲着桌子耐心等侯。

敲到第5下时,屏幕角落的图标"滴滴"地跳动起来。

一枪穿云:会被扔掉。

你也知道?江波涛冷笑一声,双手飞速敲击键盘。

无浪:这都是第三天了。第一次我就已经明确拒绝过,你再这样纠缠不休,让我很困扰。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下次送百合?

……重点在这吗?!江波涛强忍住脸滚键盘的冲动,继续打字。

无浪:不好意思,请别再送花过来,也不要再写那些丢脸的情诗了,谢谢!

一枪穿云:为什么?

无浪:……我们,都是男的吧?

对,一直送花过来的,用酸不溜湫的数学语言写情话的,孜孜不倦地追求江波涛的,是个男人。

一枪穿云:有问题?

问题大了去了!

无浪:我不喜欢男人!明白了吗!

一枪穿云:可我喜欢江。

我喜欢江……

喜欢江……

喜欢……

喜……

"嘎吱——"

上铺突然传来声响,惊得江波涛一蹬脚踢掉了电源线,屏幕"啪"的一声陷入了黑暗。他没顾得上这些,慌张地抬头四顾。

方锐趴在床上聚精会神地玩着手机;唐昊蒙在被子里似乎在打网游,隐约听见打打杀杀的音效;杜明翻了个身,喃喃道:"女神……"

江波涛松了一口气,旋即又苦恼地抱头,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地盯着面前漆黑的屏幕,仿佛陷入一场长长的噩梦。

 

玫瑰色的噩梦是从四天前的国庆歌会开始的。

 

江波涛加入的是校学生会中的文化活动中心企划组,却因为"歌会人手不足反正你们企划闲着也是蛋疼那就不如来帮忙吧~"的理由,被拉去H大另一个校区——M校区做场务组的工作。

出于好奇,他接下了这份工作,可是——

"同志们,我还要参加艺教的彩排,接下来就看你们自己啦!"

刚进体育馆,带队的企划组长张佳乐潇洒地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转眼间就跑得没了影,留下几个企划的新人对着满场子乱哄哄的人群大眼瞪小眼。

"……所以我们到底该做什么?"一起被抓了壮丁的于锋黑着脸向江波涛吐槽。

江波涛无语了好一会,掏出手机:"按照之前讲的流程,好像是组长负责先跟M校区的场务主任联系……"

摊上个不靠谱的组长,真累。大家不约而同地落下心酸的泪水。

M校区的场务主任方明华接到电话后,很快就找到了这群茫然的新人:"Z校区企划的?你们组长呢?"

新人们都像见了亲人似地呼啦啦全围在方明华身边,声泪俱下地控诉张佳乐组长的擅离职守。

"哦,张佳乐啊……很辛苦吧。"方明华理解地点点头。

大家对学生会重新燃起了希望!看,还是有靠谱的前辈在的!

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只见方明华略一沉思,大手一挥:"现在没你们什么事,乖乖坐好,别来添乱!"

说好的人手不足呢!

被抛弃在角落里的新人们泪流满面。

 

"好无聊……"

江波涛双眼放空地坐在座位上,看着体育馆里的人热热闹闹地进行最后的准备工作。不甘被放置的于锋带着其他新人一起混入了后台,空留不愿冒这个危险的江波涛一人寂寞地思考人生。

"真是……当初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去胡闹呢……"被彻底遗忘的江波涛喃喃道——在歌会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一直在心里流着血泪反复叨念着这句话——无所事事地随意乱瞟。

舞台旁的是方明华学长吧,这是在排练颁奖仪式的样子?学长貌似很生气哎,正在怒气冲冲地呵斥着旁边的礼仪,哎呦还是个蛮帅气的男礼仪!等等这脸好像见过……

江波涛一个激灵,昏昏欲睡的大脑顿时清醒过来。

这人难道是那个……数学系新当选的校草?

这是什么情况?

数学系的新男神正被方明华学长训得抬不起头,缩着肩膀,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简直像一只被主人训斥的哈士奇,看得江波涛心中暗爽……啊呸!是心生恻隐之心,忍不住起身向舞台走去,想将男性公敌沮丧的模样饱收眼底……啊呸!是解救落难的同学好伐!

死命压下心底蠢蠢欲动的小恶魔,江波涛径直来到气氛僵硬的两人身边,换上一副人畜无害的微笑:“哈喽!方明华学长,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那两人都是一愣。被江波涛一打岔,方明华原本铁青的脸色有所缓和:“你……好像是Z校区企划的新人?现在在排练颁奖仪式,人手已经够了,你先歇着吧。”

江波涛倒也不气馁:“学长太客气了,排练应该有很多杂事的吧?反正我也没事情做,有什么杂务都可以来找我哦。我可是特地跑来当苦力的,不用白不用啊!”

“嘿,你小子倒是挺会说话的!”方明华眯起眼,一丝笑意稍纵即逝,“如果小周能有你一半的嘴皮子功力就好了……”

“哈哈,过奖了。小周……是说这位吗?”江波涛不动声色地将话题转向了一直沉默不语,杵在一旁的那人。

方明华叹了口气:“对,周泽楷,负责礼仪。”

 

H大的男生虽然少,但校草评选的战场同样硝烟弥漫,不过今年的评选却出乎意料的顺利。如果说,前几届H大的校草评选就如同甜豆花派和咸豆花派间不共戴天的战斗那般激烈,那么今年,就像是横空出世了一款足以满足所有咸甜党需求的新品种豆花。

——数学系的新生,周泽楷。

在学校贴吧里,江波涛看到过这个人的众多传奇事迹,像获得过各种数学竞赛奖项啦,通过校长推荐入学啦,还有刚入学就被数学系教授亲自指导……

而且这个学霸还帅!得!人!神!共!愤!

对于吧里神乎其神的传言,江波涛只是哈哈一笑,然后在心里把周泽楷三个字划入了黑名单。

相对于江波涛这种平凡的人,周泽楷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住民。他是所有怀春少女的梦中情人,是所有懵懂少年曾憧憬过的模样,走到哪里都环绕着七彩光环。

有的人生来就是为了让人仰望。江波涛颇为小言地感慨道,眼角有些酸涩。

最重要的是——

对于数死早来说,与学霸的阶级对立用鲜血也无法抹平!

 

不过,近距离接触活的周泽楷,江波涛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生了一副好皮相,比网上的那些疑似ps过的照片还要耀眼。饶是江波涛同样身为男性,都在看清他脸的那一瞬有种惊艳感。

不愧是被称为H大的脸的男人!江波涛下意识地赞叹。

顶着一张H大的脸的男人听到话题转向自己,身子微微一震,抬眼不安地瞥了一眼方明华,又迅速低下了头。

哎呀?好像跟想象中的男神不太一样……江波涛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如小鹿般害羞的人,心里的小恶魔似乎又雀跃着抬起头来。

"这样呀,那么……我可以也称呼这位为小周吗?"在得到一个几不可察的点头后,江波涛故作关切地眨了眨眼,"我虽然也不太清楚具体情况,不过小周是第一次做礼仪吧,是不是哪里没弄明白?学长也别太急躁啊。"

“这都还能不明白?!我告诉过他多少次,这里只要配合着音乐走上台,然后把奖杯递给获奖者,用话筒说一句鼓励的话活跃活跃气氛就行了!怎么总是抓不好时机!”说着说着,方明华的火气又上来了。

周泽楷嗫嚅道:“说不出口……”

“你又不是哑巴!”方明华恨铁不成钢地捏起周泽楷的脸,“凭你这张脸,随便说两句就足够观众们花痴一晚上了!再不好好配合,让推荐了你的我怎么面对组里的其他人!”

被捏得眼里闪现泪花的周泽楷微弱地挣扎:"呜唔……"

 

"方明华学长,总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啊,”看够了戏,江波涛觉得是时候收敛了,不失时机地插入这两人的对话之间,“场地有限——你看那边排队的外汉领唱都等成大小眼了。我有一个主意,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听听看?"

方明华松开了手:“哦?你说吧。”

周泽楷往后踉跄几步,委屈地揉着发红的脸颊。江波涛看了他一眼,斯里慢条地对方明华说出了他的计划:“小周如果不想说,还是不要强求他说了吧。我这个人呢,别的不敢说,对自己的说话能力还是有信心的。不如,让我给他配音?”

“你?”方明华有些意外。虽然刚才他确实有说过要是分一半这个小学弟的说话技能给小周就好了,但到底只是一句玩笑,“双簧吗,这可不是说说那么容易的,口型动作对不上可是会大出洋相……”

江波涛信心十足地打断了他的话:“放心吧!我有把握理解小周的心思。”

看到江波涛都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满了,再加上被一旁等待的大小眼瞪得心里发慌,方明华纠结了一会,终于作出了决定:“行吧,你们先试试看。”

“嘿嘿……”终于摆脱无所事事的状态啦!江波涛偷偷在心里比出一个“V”字,扭头看周泽楷,意外地发现他的新搭档正出神地看着自己。

看到江波涛探寻的目光,周泽楷慌忙地移开眼睛,不一会儿又小心翼翼转回来,犹犹豫豫地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周泽楷。"

江波涛愣了一下:"名字我已经知道了。"

“不……”周泽楷郑重地摇摇头,"想亲口告诉你。"

望着周泽楷真诚的双眸,再想想自己心里那点小心思,江波涛突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烧,顿时对这位学霸致以崇高的敬意。

他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咧嘴笑起来:"那么,我也正式地做一次自我介绍吧!小周你好,我叫江波涛,称呼随意哦!"

"江波涛……江……"周泽楷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最后似乎很中意"江"这个发音,自顾自地叨念了好几遍,嘴角笑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你好,江。"

 

下章戳我

 

此文旨在揭露H大学生会黑暗的内幕(并没有),以及每章坚持欺负小周~刚刚刷上去的小江的好感度在下章会哗啦啦地往下掉,放心!(滚粗

剧情有点拖,3000多字了歌会居然还没完……下次尽可能压缩,呜呜长文架构还在练习……

听说虫爹新的番外已经出来了好想看!都忍不住让大眼提前出场了!跪求官方打脸[抖M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