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贡丸

各种同人堆放,自娱自乐为主

[全职/伞修]依赖性遗忘

时空轮回neta,对,这就是之前那篇墨菲定律的衍生文,单独看也行

Ooc突破天际,我都认不出这是老叶和伞哥了……私设有,文笔渣还在练习,求轻喷

正文写不出就上短篇,我是多爱平行世界梗[捂脸]……如觉得剧情混乱实属正常,因为连作者自己都快绕晕了@ω@

  

0.

静静地哈出冻结的雾气。

刀子般的风刮过脸庞,疼痛带着寒意,从两腮向全身扩散,每寸肌肤都被割伤。

世界已死。

扭曲的无人街道。汽车的残骸在荒土里掩埋。散乱的报纸空中飞扬。裂痕蜿蜒地向上延伸,遍布建筑外墙。

破碎的少年在灰败的天空下笑得肆意。

 

1.

叶修从噩梦中惊醒。

梦境中的恐怖太过真实,以至于从床上坐起来时,床单已经被汗水浸得透湿。但只要叶修一开始回忆内容,脑袋就痛得像是要裂开,让他不住地倒吸凉气,根本无法进行思考。

这是怎么回事?叶修心悸地拨开额前黏成一缕缕的湿发,总觉得鼻腔里还残留着铁锈的腥味。

还带着迷蒙的两眼瞟向床头柜,上边放着最新出炉的电竞之家,醒目的大标题张扬地写着:

《嘉世王朝折戟,霸图终破斗神不败金身》

……啊,是了,昨天联盟第四赛季总决赛,嘉世输给了霸图。叶修迷迷糊糊地想着,心里却还是空荡荡的不踏实。

不对,总觉得……似乎还缺了点什么……

见想破脑袋也得不出结果,叶修决定先将疑惑放在一边。

战队里的人大多在昨晚就搬离寝室回了家,嘉世的食堂索性也关了门。叶修来到体育馆附近的早点摊买了两个包子,一边啃着一边无所事事地在体育馆后门晃悠。

要说输了比赛心里一点也没有不甘心那肯定是假的,但昨天的反省大会上,看到苏沐橙微红的眼眶,叶修实在没办法表现出更多的苛责。最后他只是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发,笑着说:“哭啥,等着吧,下次跟哥一起把他们揍飞!”然后就收获了苏沐橙破涕为笑的拥抱和队员们整齐的白眼。

现在单独一人,叶修的思绪开始往具体如何获胜的方向发散:霸图新来的牧师非常不错,战略意图滴水不漏,正是他的安排,才使最后的舍命一击发挥出最大的威力。看来以后对霸图的战术布置要做出更大的改变了……

正想着,叶修一抬头,发现自己无意中已经走到了紧急出口。正想转身,意外地看见紧急出口的小门居然没有关紧,邀请进入似得微微摇晃着。

“工作人员也太不用心了吧……”叶修嘟囔着走近,想要关上。然而手刚放到门把上,脑子里仿佛触电一样闪过一道白光,一个隐隐约约的画面缓缓浮现。

鬼使神差地,叶修推开了那扇门。

像是接受魔鬼的邀请。

 

2.

"嘉世,四连冠!"

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响彻了萧山体育馆,观众席上身着嘉世应援服的人们激动地互相拥抱,更有人喊出了"嘉世,最强!"、"双秋组合,千秋万代,一统联盟!"、"五,不,六……不,十连冠!"的口号,引得对面沮丧的霸图粉纷纷对他们比出中指。

紧急通道里,叶修斜靠在墙壁上点起烟,却迟迟没有放入嘴里,只是出神地看着指间的烟蒂忽明忽暗。烟雾从缓缓上升缭绕,将门口隐隐传来的体育馆内的喧闹和通道中的静默隔离成两个世界。

突如其来的脚步声打破了这种间隔。

"喂喂,搞什么呢你?"苏沐秋抱胸,有些不善地斜睨着他,"体育馆里可是禁烟的。"

叶修瞪大了眼:"沐秋?待会不是还有记者招待会?得了四连冠后不仅队长不在,连副队都翘掉,太大牌了点吧,影响多不好啊。"

苏沐秋送给他一个白眼,一副懒得理他的模样,伸手夺下了烟,按灭后扔入一旁的垃圾桶,让叶修发出惋惜的叹息。

"出去走走?"苏沐秋说着疑问句,自己却已是双手插入口袋,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叶修无所谓地耸耸肩,快步跟上。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出了体育馆,走在马路上。

对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好的新人都没加入嘉世,导致本打算退役的吴哥苦逼地继续奋斗一年;最后季冷的刺客舍命一击差点得手,真让人惊岀一身冷汗;老韩比赛结束后的脸你没看见,裁判差点就哭着把钱包献上去了……都是琐碎的小事,絮絮叨叨地一路边走边聊,仿佛时间定格于此,永远走不到尽头。

夏日的尘嚣在夜晚陷入安宁,凉习习的风吹在身上舒服得让每个毛孔都大张,叶修享受地眯起眼,任凭微风细细抚慰比赛后疲惫的身体:"你真不去记者招待会了?让吴哥一个人顶着会不会有点勉强,虽然确实无聊……"

前头的身形猛然顿住,叶修也停住脚步,看见苏沐秋微微侧过身,路灯漏过的阴影映在他脸上,使他的表情显得飘忽不定。叶修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大马路中央,虽然没有车辆经过,却还是让他内心升腾起不安的暗涌。

"叶修。"

苏沐秋叫了一声,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情感。叶修等了半天,却没再听到后文,只得自己开口:"怎么了?"

话音未落,两道刺目的灯光突然从身后打出,将两人彻底包裹。在叶修反应过来之前,苏沐秋一把抱住了他,将气息喷吐在叶修的颈窝,让他有些发痒。叶修从眼角的余光瞥见他的表情,不知为何,觉得很是落寞。

他听见苏沐秋在耳边喃喃道:"——"

 

3.

叶修是被巡视的工作人员给撵出来的。

从体育馆里走出来时,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快走到俱乐部门口,才发现手里还拿着吃了一半的肉包子。

叶修没有一点胃口,随手就喂给了路边的野猫。那些古怪的记忆忽如其来,扰得他心烦意乱。内容明明荒诞无稽,可那些触感却又真实无比。

是妄想?

是梦境?

或者,真的是现实?

可是,现在的这个世界里,显然不可能存在这段历史。毕竟,沐秋在4年前就已经——

那么,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特别是最后那一句含糊不清的话语,他直觉这会是非常重要的内容,是所有古怪现象的关键之所在,可就是想不起来。

叶修的头又痛起来了。他忽然生出一个强烈的愿望:要去南山公墓看看。

事不迟疑,拿定主意后,叶修打算在出发前抽根烟定定神。他正想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却摸了个空。

好像是放在训练室里了……叶修只有一个大概的印象,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迈步走向二楼的训练室。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

随着楼梯的上升,叶修的视线也逐渐模糊了起来。等他意识到这一点时,眼皮子已经沉重得抬不起来,脑子里又是一片混沌。

妈的,不是吧,叶修心里怒骂。

恶魔又来了。

 

4.

"别抽了。"

"哈?"叶修叼着烟应答,手上的操作却是一直没有停止,噼噼啪啪的敲击声行云流水,为电脑中一叶之秋飒爽的战斗配上绝妙的伴奏。

苏沐秋恨恨地掐下他嘴里的烟头:"别抽了!小心短命!"

叶修不满地"靠"了一声:"让我抽完这支……"后边的话在苏沐秋蕴含怒意的视线中被咽回了肚里。无奈之下,叶修只得嘀咕了几句:"你今天怎么像我妈一样啰嗦……"

说话间,荣耀二字已跃然于屏幕之上。失去了烟,让叶修也没了继续游戏的兴致。他没有理会对手再战的叫嚣,索性退出了荣耀,打开一个文档,跟着教程默默地做起了手操----陶轩不知从哪搞来这套东西,坚称做了职业选手以后得好好保养自己的手,还半强迫性的让他们把这当做每天的日常工作。

"这可是以后要捧起冠军奖杯的手!当然得好好对待!"说这话时,陶轩的眼里闪烁着不同寻常的光芒,连一旁的叶修都感染上了那激昂的情感,一颗少年的心不安分地跳个不停。

因为陶轩的投资,嘉世网吧二层被圈起成为他们专用的训练室。此刻,偌大的网吧里只有他和苏沐秋两个人。游戏的音效一关闭,寂静便迅速笼罩下来,只有苏沐秋研究却邪时的鼠标点击声偶尔清脆地响起,霎时被吞入无声的黑洞。

沉默让叶修很快就产生了倦意。他咋吧咋吧嘴,烟瘾一上来就收不住,难耐之下只得腆着脸向苏沐秋求情:"沐秋啊,你看我再不抽点烟,连手操都做不下去了……"

"不行。你抽烟,做不下去的人就是我了。"苏沐秋埋首于银武编辑器,连眼睛都没向这边瞟过来。

叶修难得被呛住了,好半天才缓缓开口:"……咋这么焦躁?平时也没见你讨厌烟味啊,难不成你……紧张了?"

键盘上的手突然僵直。

小动作没有错过叶修的眼睛,他送了一口气:"……居然会紧张,沐秋这可不像你。明天不过就是去那个什么联盟报名吗?连你都吓成这样,那还有谁敢参加职业联赛?啊不对,还有我。"

"啪"苏沐秋在叶修诧异的目光中猛地站起身。他的脸色黑得可怕,声线低沉:“却邪调整好了。我出去一下,你自己上手试试看。”

直到苏沐秋走出训练室大门,叶修才回过神来。苏沐秋如此反常的行为让他心里涌现出的不祥的预感,在强烈的不安的驱使下,叶修也起身追了出去,一把拉住正欲下楼的苏沐秋的肩膀:“苏沐秋!你要做什……”

迎上来的是一个简单粗暴的吻。

突如其来的湿润触感让叶修浑身一颤,松开手就想要后退,然而苏沐秋却反过来扣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用力禁锢在他的后脑勺上。叶修知道,这下他逃离的退路是被彻底封死了,只得紧闭上眼任人品尝。苏沐秋吻得毫无技巧可言,只是激烈地索取他的唇瓣,将叶修啃咬得生疼,却没有进一步用舌头开括更深入的地方。津液相互交融,炙热的鼻息喷洒在彼此的脸上。双唇相离时,叶修下意识地舔了舔下唇,感到一股铁锈的味道在嘴里弥漫开来,似乎是牙齿相碰时把嘴唇磕破了。

室内陷入令人窒息的沉默。

好半天,叶修才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只对上平静如死水的目光。

熟悉的声音缓缓响起,却是陌生的残忍话语——

 

5.

叶修想不起来他是如何从俱乐部失魂落魄地跑出来,又是如何跌跌撞撞地走进南山公墓的。他只知道,当他到达时,苏沐秋的墓前已经有了一个人,正蹲着身放下一束白花。

 “……哟,沐橙。”叶修努力平复自己受到惊吓的心绪。

“叶修哥?你也来啦。”苏沐橙抬起头,脸上并没有多少惊讶的神情。

“嗯。”叶修考虑了一下,还是忍住没有把早上奇怪的现象告诉她,“来看看沐秋。”

他们两个人默默地并排站在墓碑前。

苏沐橙突然开口:“哥哥已经不在4年了啊。”

叶修的眼皮跳了一下:“……是啊。”

“就算是这样,我总还是觉得不真实,其实他昨天还在我的身边,很严肃地跟我说沐橙,以后要看上哪个男人,一定要让哥哥来给你把把关……”苏沐橙说着说着就不禁笑出声,眼眶却是泛着红色。

回忆着苏沐秋的点点滴滴,叶修也渐渐放松下来:“对呢,我有时也会有这种感觉。毕竟,与沐秋共同的经历的一切,全都是刻骨铭心的记忆,不论过了多久都绝对不会忘记……”

叶修的眼神忽然变了。

想起来了,那句告别之语。

 

 

"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能不能请你忘了我?"

 

6.

鲜红,赤红,血红。

触目所及全是血液特有的红光,明晃晃地充斥了整个世界,视网膜近乎灼烧般疼痛。

世上原来存在着这么多的红色啊。在这种环境下,叶修居然还能心生感叹。

迷蒙的血色中,隐隐约约看见一个支离破碎的身影蠕动。

叶修忽然不受控制地笑了起来,很大声的那种。他笑得弯下了腰,连眼泪都不住地涌了出来,顺着脸庞的轮廓渗到嘴里,全是苦涩。

"笨蛋啊你……居然就这么替我死了,还说要让我忘了这些事,开什么玩笑……这种决定是可以随便下的吗……"话到最后,他已是哽咽地再发不出一个字。

"能追到这里……看来你都知道了啊。"苏沐秋的声音隔了一片血雾,听在耳里有些失真。

叶修仰起头,好半天才能发出了沙哑的嗓音:"……是哦。"

叶修,死于车祸,享年22岁。

这就是真正的事实。

"我也想过不牺牲就能救你的方法,但是试了多少次就失败了多少次。到最后我才发现,让一个人活下去,只有从更早的时间里用另一个人的生命进行交换。一命偿一命——这不就是世界的真理吗?"

妄图改变因果的人,最终的下场就是如此。他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感。

“为了打破因果,你甚至不惜跑到18岁去抹消掉自己的存在?”叶修的表情扭曲。

苏沐秋笑了,或者说是叶修凭借红雾的流动才感觉出他似乎是在微笑。

“回到过去的时间点我可无法控制。如果我回到的是与你相遇前的过去,那么恐怕你连认都不会认识我了吧。这种结果,我已经——”

叶修饱含怒意的咆哮打断了苏沐秋自虐的话语:“别告诉我,你想说你已经满意了?啊?”

“我的死亡你无法接受,那你的死亡呢?你以为我和沐橙不会伤心吗!”

“你这么做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自说自话地穿越回过去,自说自话地为我死去,自说自话地抹去我们宝贵的记忆——

“我告诉你苏沐秋,我!不!会!忘!”
那些奋斗的日子里,我与你一起站在联盟舞台上并肩作战,共同亲吻属于我们的第一座奖杯——

苏沐秋的声音冷下来:“你能不能别这样。我都说过了,为了平衡因果律,我们两个之间只能存活一个……”

“我爱你。”

“……”苏沐秋沉默了。

叶修向身影迈出了脚步,再次坚定地重复:“我爱你,是那种想与你跟你共度一生的爱。你不也是吗?不然为什么要吻我?”

血色更加浓厚,空气里充满了血腥的气味,呛得叶修连连咳嗽,脚步却没有停下。

“一定会有我们一起活着的世界线存在,只是你还没有找到罢了。一直以来都是你一个人单兵奋战,为什么不试试看两个人一起努力?我这么不值得你信赖?”

“……算我求求你了,忘了我吧……再次破坏世界的因果,我真的不敢保证还会不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苏沐秋的声音颤抖,罕见地带上了哭腔。

再一步。血海在叶修脚下卷起漩涡,叶修脚步踉跄,依然步履艰难地前行。

“我都能追你追到这个地方,当然可以跟你一起前往更遥远的目的地。”

再一步。血雾的浓度已经达到肉眼可见的程度,叶修几乎窒息,一寸寸艰难地挪动着脚。

“你就相信一下奇迹吧,那不是一个人能追寻到的东西啊。我不是需要你保护的豌豆公主,我们——应该是一起勇往直前的搭档!”

最后一步。

叶修用一个狼狈不堪的姿势弯下腰,从血海里捞起苏沐秋布满裂缝的头颅,温柔地把那张泫然欲泣的面孔揽入怀中。

“跟我一起吧。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战斗。“

猝不及防地,叶修脚下一空,落入一道突然出现在脚下的裂缝。

他知道,这是回到改变后的世界线的通道,穿过后自己真的会失去这段记忆。这显然是苏沐秋被逼到末路时最后的杀手锏。

满腔的怒意让叶修几乎都能喷出火焰,他发出最后的怒吼:“苏沐秋!你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被缝隙彻底吞没前,叶修似乎看见苏沐秋残破的脸庞上,血泪缓缓流淌。

“我也……不想被你忘记啊。”

 

7.

 

叶修一句话都说不出,只是怔怔地望着墓碑上年轻的脸庞。

苏沐橙慌乱的声音忽然响起:

"你哭了?"

哭了?谁?我吗?

叶修下意识地摸了摸脸,才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

明明说好不会忘了(那个世界线的)你的,我真是个大骗子。

你也是。

"叶……叶修哥!?"

在苏沐橙的惊呼中,叶修终于跪坐在地。

他从不知道,自己有一天可以哭得如此撕心裂肺。

The End.

 

~小讲堂时间~

依赖性遗忘:图尔文认为,遗忘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痕迹依赖性遗忘,指信息从记忆系统中彻底消失;另一种是线索依赖性遗忘,信息依然储存在记忆系统中,只是因为没有恰当线索而不能被提取出来。如果说世界线变动后对原来世界线的遗忘应该是痕迹依赖性遗忘,但叶修去了次元夹缝,他对原来世界线的遗忘就变成了线索依赖性遗忘,大概是这样(滚粗

 

@依泠在水  我终于把这个脑洞码出来了!还加了感情线!撒花~

标题是被心理学论文虐成狗的产物,老师您忘了布置作业也就算了,但不能把死线往后延一延吗!!

墨菲定律写得不太满意,感觉就是写得好爽!好high!然后回过神来发现玩脱了,第三章开了个头,结果死活写不下去……

于是我就来放短篇摸鱼了(明明也写得很辛苦!)其实我没有偷懒!真的!每天都有写快1000字!虽然有900字是被废掉的

第一次写吻戏~(周江的那个太纯了不算)就是有够渣的……我空有一颗写肉的心却没有写肉的手QAQ以后一定勤加练习……

时间线太乱,还有个最初的世界线都放不进来了,一点都不高大上!我这拙劣的笔力[泪]

叶修能救回伞哥吗好吧我也不造~可能会在墨菲定律里加入些伞修剧情……吧?看我什么时候能码出来。这注定又是个漫长的战斗……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