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贡丸

各种同人堆放,自娱自乐为主

[全职/周江/小周生贺]爸爸去哪儿? (下)

人物缩小梗~小周生日快乐~私心祝老爹生快~

我居然卡文了QAQ剧情这么乱七八糟小周对不起!原谅我!又是计算机期中考试又是语文突击测验又是补英语8个unit的作业还要写体育理论大晚上还有学生会会议……灵感真的快被榨干了!!

Ooc有,这只是篇生贺所以大家放过它吧……

链接: 



江波涛刷上了人生最难过的副本----带孩子。

周泽楷的双亲表示,他们现在还要上班,实在是没有空看孩子,希望先把周泽楷寄放在俱乐部里,由工作人员照看。可小周泽楷一得知要与江波涛分离就不停地啜泣,死抱着他不放。战队经理得知了情况后,索性给江波涛下了特殊副本:今天他不用训练,只要好好带孩子就行了。

但这话说起来容易,真正落实到一个二十好几的宅男身上却是另一种艰辛。

给小小周换上工作人员带来的儿童服装的过程是另一场腥风血雨,好不容易扣上了最后一颗扣子,江波涛已经累得什么都不想说了。他把孩子从腿上抱下,让小小周坐在身旁,将食堂里现做的小蛋糕摆在茶几上推到他面前,自己坐在沙发上小歇。

小孩子基本都是坐不住的主。小小周虽然已经算是很乖巧的一类了,在老老实实坐了近10分钟后也开始不安分地扭动起来。

"……要糖糖。"他嘟起嘴,把吃了一半的蛋糕推开。

江波涛不得不强行撑起眼皮:"怎么了?不喜欢?"他拿起勺子自己尝了一口,咋吧咋吧嘴,"唔,是觉得食堂的蛋糕不够甜吗?"

小小周没有说话,用沉默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训练室里可没有放零嘴,江波涛又走不开身,只得叫住刚好倒水路过的孙翔:"小翔,能不能拿什么甜的东西过来?"

"啊?这不是有吃的了吗?"孙翔不解地瞥了一眼桌上的蛋糕。

江波涛耐心解释:"小孩子通常比较喜欢吃甜一点的东西,这种蛋糕大概不太合小周的胃口吧。"

"怯,小孩子真麻烦!"孙翔居然较起真来。他双手插腰,一副头头是道的样子,"队长,就算你变小了也不能挑食啊!以前在嘉世,小事情看到我不爱吃青菜,就告诉我说,每一份食物都有自己的灵魂,如果你浪费了一道菜,那么以后这些灵魂就会来找你报仇的!我从此再也不挑食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坐在不远处的吴启听不下去了,黑着脸转过身,"你快去拿吃的不就行了?小心又把队长吓哭……"

他听见小小周喃喃地嘀咕道:"……真的?"

"那当然!"孙翔得意洋洋地拍着胸脯,"小事情可从来没骗过我!"

江波涛一脸震惊,吴启的嘴巴都可以塞进去一个苹果了。这明显就是在糊弄你好吗!!难道你还真的信了?!

远在雷霆的肖队突然感到膝盖一痛,腿抽筋了。雷霆最近的身体锻炼太少了啊,他一边揉着膝盖一边感慨,顺手列出了一份队员锻炼计划表。

小小周紧紧抿着嘴,像是作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脸悲壮地握着勺子向蛋糕伸去。他挖了一点奶油,颤颤巍巍地把勺子送到嘴边,停顿了一下,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了望孙翔。

看到孙翔冲他竖起了大拇指,小小周终于下定了决心,他闭着眼,一口含住勺子,鼓着脸把奶油舔了个干净。当他重新吐出勺子时,孙翔笑嘻嘻地抓住他的脑袋一通乱揉:"嘿嘿,你这不是很不错嘛!"然后哼着歌自顾自地向茶水间走去,留下一训练室风中凌乱的队员。

"妈呀……为什么孙翔可以跟小队长处得如此和谐?!"杜明勾住眼神已死的吴启,带着颤音问道。他背后的吕泊远一脸深沉:"一定是因为他们的精神年龄比较相近的缘故吧……"

小小周愣了好一会儿,突然顶着一头乱得跟鸡窝似的头发转向同样呆坐在一旁的江波涛,猛地扑到他的怀里,笑得连小虎牙都露了出来:"小周表扬……开心!"

回过神的江波涛下意识地抱紧了双臂,看着怀里孩子灿烂的笑容,他感到心里有块柔软的地方被狠狠触动了,浑身的劳累感一扫而空,情不自禁地用额头碰了碰小小周微凉的前额:"是啊,小周最棒了~"

训练室里的众人纷纷表示,谁说枪王除了治疗无所不能?看看,这个大回复术放的,一下子就把血刷满了!

恍恍惚惚的吴启从余光里看见方明华默默走出训练室,隐约听见门外传来"媳妇我们生个娃呗~"的声音……

就这样,在热热闹闹(?)的氛围中,漫长的一天结束了。
送走了最后一个队员,江波涛心累地叹了口气,松了松肩膀:"今天还真是拼命啊……"

周妈妈已经告知过会晚点来接小周泽楷回去,于是江波涛不得不在训练结束后继续陪着他。带孩子真是意想不到的累人……他无奈地看着沙发上盖着毯子睡眼惺忪的小小周。不过,意外地也有一点开心……?

这么想着,小小周迷迷糊糊地爬起身,打了个哈欠,活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咪。江波涛不自觉地笑了笑,坐到他身边,温柔地用食指拭去他眼角溢出的泪水。

"唔……"小小周揉了揉眼睛,"爸爸……"

……果然还是有些别扭啊,这个喜当爹的微妙感受。

似乎是察觉到了江波涛纠结的心情,小小周凑到他的怀中:"……累?"

江波涛收拾了自己的心情,笑着摸摸他头顶上软软的发旋:"是啊,给爸爸打个气呗?"

小小周歪了歪脑袋。

"那么……这样?"

猝不及防地,小小周稚嫩的脸蛋在他眼前骤然放大,嘴唇上传来温润柔软的触感,还带着淡淡的奶香味。

江波涛瞪大了眼睛,小周亲上来了!?!?

与其说这是亲吻,倒不如说更近似于孩子嬉戏般的触碰,但也足够江波涛陷入混乱。

浅浅的一吻结束得很快。直到小小周的脸再次远离,江波涛才反应过来,脸上霎时红得能滴出血来:"小……小周!你……你干……干什么……"

小小周露出甜甜的笑容:"打气呀!"

江波涛听到自己脑子里传来轰的一声,思绪一片空白,整个人都仿佛中了一记混乱之雨,好半天才接收到这个事实。

"……不是,小周……你,你听我说……"江波涛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接吻这种事情呢,只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做……"

小小周一下子安静下来,眼神有些委屈:"爸爸……喜欢……"

江波涛哭笑不得:"不一样的……小周对我的喜欢呢,是像对父亲一样的依赖,单方面无条件地信任我。恋爱的喜欢就不同了……"

一边细细分析着,江波涛的内心也渐渐平静下来。是啊,事情就是这样。他的队长全心全意地相信着他,依靠到可以像面对亲人一样完全没有一点戒备。

他本该高兴,但不知为何,却感到心底某处隐隐作痛。

"对恋人的喜欢,那是……嗯,是一种平等的对待啦。虽然我也没怎么谈过恋爱啦,但是我觉得呢,如果小周有一个站在同样的高度上,能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存在,那才是恋人啊……"

恋人或许不能像亲人之间一样彻底包容、信任一切,保护对方不受一点伤害;可能会发生争吵,会彼此产生猜疑,但尽管如此,双方正是在被互相暴露出的棱角磨砺的过程中,刻骨铭心地认识到,自己是多么喜欢这个人,哪怕两人伤得再深,也永远离不开对方。

可以放心让他与自己一起承受伤害的那个人,才可以称之为恋人吧!

说到最后,江波涛自己都有点失神了。等他被厕所传来的剧烈的响声拉回心思,发现小小周不见了踪影。

"怎么回事!?"一想到小小周可能遭遇的种种不测,江波涛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慌张地冲到厕所,一把拉开了大门。

----然后,一副周泽楷(成年版)半裸上身拉上裤子的香艳画面映入了他的眼帘。

"……"

"……"

几秒后,轮回副队惊恐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俱乐部。

"……嗯,对,小周已经没事了,所以伯母您不用劳心再过来了……对,对,真的不用了!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好的,再见!"

训练室里,穿戴整齐的周泽楷规规矩矩地坐在椅子上,江波涛打完电话,神色严肃地站在他的面前,询问道:"你怎么样?身体还有什么不适吗?"

周泽楷摇摇头:"很好……江照顾得很棒。"

江波涛的心里松了一口气。突如其来的痊愈就像发病一样突然,让他束手无措,内心惊慌得完全不似平日的自己。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个虚脱的笑容:"没事就好……变小时的事情,小周全都记得吗?"

"嗯。"周泽楷的头如小鸡啄米般地点着。

一个念头忽然划过江波涛的脑海,让他瞬间绷直了脊背:"呃,等等……"

"也就是说,虽然你变小了,但其实还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江波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是啊。"周泽楷干脆地点点头,又赶紧补充道:"心理……还是小孩。"

……所以自己之前像哄小孩子的那些话,其实他全都还记得吗?!江波涛这次真的羞愧得想去跳一跳楼来安定一下沸腾的脑浆了。

为了稳住心情,江波涛又转换了话题:"……叫我爸爸又是怎么回事?"

周泽楷皱眉,"嗯"了好一会儿,才回应道:"江……像爸爸一样?"

"……小周你这话真伤我心……"

将自家副队故作悲伤的模样收入眼底,周泽楷吃吃地笑了起来。

"还笑!"江波涛这下真的有点来气了,"知道吗?你叫我爸爸时,我都尴尬死了!还差点被误会成未婚生子……玩笑也不能这么开啊!"

看到江波涛面露愠色,周泽楷慌忙收起笑容。他认真地盯着面前搭档的眼睛,慎重地挑选着字词:"对不起……我知道,江不是父亲。"

如果说,之前我对自己对眼前之人抱持的感情还有所困惑,那么现在,我已经彻底明了。

"江是……"

我值得信赖的副队,我可靠的搭档,我的挚友,我的……

"……小周?"江波涛的怒火早就消散,看着队长垂头不语的样子,他不禁关切地问道。

沉默了许久,周泽楷抬起头,嘴角勾出一道微妙的弧度:"……不,还不能说。"

现在……还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

江波涛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还是没有发出声响。

最终,他只是露出同样细微到不可察觉的微笑。

"是吗……那,我等你的回答。"

彼此是否得出了相同的答案并不重要。关键是,历经时光酝酿的情缘会沉淀得愈加醇厚,而他们还有的是时间,有的是未知的、美好的未来。

岁月静好,来日方长。

The end.

小剧场:

"对了,虽然提前了几天,小周,生日快乐!"

"江,礼物……?"

"呵呵,还没来得及准备好呢。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再来?之前的……kiss?"

"!!说说说说说什么呢!哈、哈哈,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嗯,玩笑。"

"……小周,学坏了啊。"

"……*^-^*"

True end.



告白篇去翻之前的江副生贺[广告够了

我发现我一写小江就会ooc是个什么鬼啦,粉得跟黑似的……滚回去翻原著重练……

写得不太满意,好想回炉重造再发个完整版的……可是还有坑没填呢……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生贺不能拖,要一发完结干脆利落,嗯!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