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菇贡丸

各种同人堆放,自娱自乐为主

[全职/双花]即视的墨菲定律(二)

又名: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并不是)

ooc有,文笔渣还在练习,自娱自乐之作,求轻喷

我发现大纲还没弄好就写正文,剧情会跑偏到索马里海沟去……请叫我废话跑题狂魔[×

突然觉得伞修更适合这个题材,我果然选错cp了,后续写得好艰难……算了,懒得重写……

链接:1.

2.

张佳乐睁开眼睛。

眼前是淡蓝色的天花板,扭头就能看见窗外那棵银杏树光秃秃的枝桠,在昏暗的天色里狰狞地向空中伸展。窗户上还挂着他从家里带来的风铃,冷风吹过,带起一阵清脆的声响。风从脖子与棉被的缝隙里漏入,张佳乐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往散发着热气的被窝里钻了钻,床板晃动,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

"醒啦。"有声音从下方传来,"冷的话我就把窗关了,离训练时间还早,你再睡会。"

"唔,不用……"张佳乐条件反射地回应道,那人"哦"了一声就不再理会。

张佳乐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愣愣地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里是百花的宿舍,而自己正躺在那张老旧的木板床上铺。他保持着蒙在被子里的状态在四周摸索,想找件衣服披上。衣服没找到,倒是在枕头边上摸到一根没开封的巧克力棒,似乎是昨晚吃剩的零嘴。

没有衣服,张佳乐索性就裹着被子窸窸索索地挪到床边,将下巴支到冰凉的床头扶手上,眯起眼,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坐在电脑面前。那人的双手在键盘上不停地舞动着,行云流水般的敲击声组成美妙的乐曲,在张佳乐的耳膜上鼓动回荡。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却又处处透露着不对劲的感觉。张佳乐的脑袋里像是一团浆糊,各种纷乱的记忆搅和在一块儿,让他的头都快炸了。

他喃喃道:"大孙……"

"等一下。"敲击声变得更加密集,张佳乐轻易就能想象出狂剑士的攻击是怎样狂风暴雨般地袭向屏幕另一边的对手,将其彻底击垮。当"荣耀"两个大字跃然于屏幕上的同时,孙哲平摘下了耳机,转身抬起头:"什么事?"

室内没有开灯,清晨的光线还有些昏暗,最亮的光源来自于电脑屏幕的荧光,张佳乐只能模糊地看见孙哲平的面孔在逆光中勾勒出的轮廓。他的五官还是那样坚毅,但细看之下,眉眼中却少了一份经历岁月沉积的成熟,多了点年少轻狂的傲气。

张佳乐失语了。不安的预感在他的内心疯狂蔓延,令他几欲发狂。仿佛是在作最后的挣扎,沉默了许久,张佳乐才用干涩的嗓音吞吞吐吐地开口:"那个,今年是……哪一年?"

孙哲平一挑眉:"张佳乐,你是不是睡傻了?"

"……"

没有收到意料之中的反驳,孙哲平也觉察出张佳乐的不对劲了,他收敛起脸上戏谑的表情:"是2016年。怎么了你?"

2016年。正是第二赛季,他俩正式成为职业选手的年份。

最后的希望被无情地击碎了。张佳乐终于彻底明白过来:

他一个从小在共产主义的红旗下成长起来的三好少年,坚定不移地信仰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唯物主义者,根正苗红的新世纪大好青年,现在正身处过去,俗称穿越。

张佳乐听到自己的三观哗啦啦碎掉的声音----虽然之前在异次元空间那里就已经剩得不多了。

你妹的实现愿望啊!!大孙的手是没坏,但这算什么!!差评!!

"……你大爷的!"张佳乐泪流满面。

然后他就感到脊背一凉,本能地感觉到被盯上了的猎物的恐惧。

"……一大早就发神经,胆子肥了啊?乐~乐?"孙哲平的嘴角勾起,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背后升起让人心惊胆颤的低气压。他压了压手指,关节处清晰地传来"咯啦"的声响。

"咕……"张佳乐咽了一口口水。平时他一听到"乐乐"这个绰号就会气得跳脚,但现在却没有多余的力气发火,只能装乌龟把被子往头上一蒙,"等、等一下,你听我说件事……靠!孙哲平你再过来我跟你没完!"

已经爬上床与张佳乐进行抢被子搏斗的孙哲平冷笑一声:"哦?你还有什么要说的?遗言吗?"

"不是!真的是很重要的事!"张佳乐急红了眼,手不由得一松,孙哲平趁机一把掀起被子,紧接着将张佳乐的手腕扣在两旁,把整个人仰面压在床上,疼得张佳乐闷哼一声。他还顺势期身跪坐在张佳乐的身上,得胜似地咧嘴俯视身下人因气愤而满脸通红的模样。

岌岌可危的床板剧烈地摇晃,此时猛然传出一道刺耳的抗议声,让孙哲平的身形一滞。两人保持着这种姿势,房间里一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孙哲平的头靠得很近,张佳乐都能感觉到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脸上。看着那张尚且带着稚嫩的脸庞,他一时间竟出了神,试图将其与未来的那张脸进行对比,却在搜寻过后发现记忆里只有一片模糊。再仔细回忆,张佳乐惊悚地察觉,自己对于所谓未来的记忆全都暧昧不清。孙哲平的左手受伤退役,自己退出百花又加入霸图,四亚,世界联赛……这些记忆碎片在脑海里纷乱飞舞,却连不成完整的画面。

他突然有了一种不真实的幻灭感。

究竟哪里开始是现实?哪里开始是虚幻?自己是从未来穿越到了过去,还是那些记忆才是黄粱一梦?自己其实还只是当初刚刚出道的新人弹药专家,百花新上任的副队长,还有一个可靠的搭档陪伴身旁,还能有大把青春供他们肆意挥洒,还有无限美好的未来等着他们用双手去开括。

身上的压力忽然一轻,张佳乐回过神来。孙哲平松开了手,从张佳乐身上下来,盘腿坐在床尾,眼神有些游离,开口带着不寻常的迟疑:"……咳,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事?"

"哎?哦,那个啊……"张佳乐定了定心,也坐起了身,抱着被子缩到床头。他一边绞尽脑汁地组织语言,一边努力作出最真诚的表情,"呃,大孙啊,我知道接下来的话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你要相信我绝对不是睡昏头或者看了什么奇怪的电视剧!说实话,我……"

"Cut!!"

目光所及的一切霎时变为灰白。张佳乐目瞪口呆地看着黑雾从他与孙哲平之间凭空冒出,凝成一只手的形状,竖起食指在他眼前摇了摇:"告诉过去的人自己的身份和未来的事情,这可是禁止事项*!"

"我、我……靠!!"嗑嗑巴巴了半天,张佳乐只憋出一句脏话来表达内心的强烈情感。

"怎么跟神大人说话的呢!"那只"手"做出要给张佳乐扣暴栗的姿势,让张佳乐下意识地一躲,待看到黑雾直接从发丝穿过才想起这东西没有实体的事实。

既然确定了双方都无法触碰到彼此的现状,张佳乐的警惕心也就下降了大半。他踢开被子,也不顾自己还在床上就气势汹汹地叉腰跳起:"妈的你个神棍!!把老子搞到这种地方到底有几个意思?!"

黑雾也不甘示弱,握拳威胁似地在空中挥了挥:"这可是神的恩赐,张佳乐你不要不识好歹!你知道扭曲次元平台突破弹跳有多累吗!"

张佳乐愣了一下:"扭曲那啥……次元平台……什么跳?"

黑雾鄙视地"啧"了一声:"原理太复杂解释了你肯定也不懂,简单地说就是跟时空旅行差不多的东西啦!为了实现你的愿望,你看我连这种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了,你还狼心狗肺报德以怨,神大人我好伤心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张佳乐被它假惺惺的哭腔激起一身鸡皮疙瘩:"够了够了!别说了!那你直接实现不就行了?搞这么多麻烦事干什么?"

"所以说,治病还得从根子上解决啊!"黑雾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好好想想,为什么孙哲平的左手会受伤?说到底,还是因为他的打法太疯,不懂节制。虽然职业选手中手部出现问题很是寻常,但绝对不是无法避免的,你看人家韩文清同样属于比较奔放的打法,他却能打上十多年还是一如既往,不得不说张新杰带来的良好作息确实有效啊~"

"好吧,如果真像你所说,"张佳乐将手指插入散开的头发中,自暴自弃地望天,"那我到底应该怎么做?cos张新杰给大孙定做作息表?我都可以想象的出他把这种东西撕碎冲进马桶的情景好吗大哥!"

黑雾晃了晃手掌:"听好,这次算是附赠的适应期,从现在开始,你会随机出现在孙哲平手伤前的各个时间段。我给你机会,至于用什么方法能改写历史,那就全看你自己了!"

它像是在鼓励一样往冲它竖起中指的张佳乐肩上一拍。已经有过经验的张佳乐没有躲避,嘴里还在骂骂咧咧:"靠!说得轻巧……"

然后一股大力从肩膀传来,让张佳乐猝不及防的往后倒去,身后居然同时失去了依托,使得他的身子一下子往无底的黑洞坠下。张佳乐本能的伸手想要抓住点什么,结果手心一凉,就看见枕边的巧克力棒被握在了手里……

还好不是枕头,张佳乐一边体验着失重感一边晕乎乎地想,起码老子不会饿死在半空中了。

他视线中最后的画面是一只渐渐远去的黑色手掌向他竖起大拇指:

"加油,哥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Tbc.


*特别喜欢neta的神大人讲座[我决定每章都要来点安利(凑字数)!]

禁止事项:凉宫春日系列中的未来人朝比奈实榴学姐的经典台词之一,代表未来人不能随便告诉过去世界的人的即定事项。[跟我一起念:SOS团的吉祥物朝比奈学姐今天也用她的可(jv)爱(ru)治愈着阿虚和读者们的心灵呢~]

凉宫春日里存在两种时空理论,未来人的那一套应归类于因果循环论,也叫Fate事实,即不论你做什么,都无法改变未来,不如说,你穿越的事实正造就了这样的未来。像哈利波特、终结者1也都是这样的设定。想想凉宫团长大笔一挥写成的社团刊文就揭示了这种时空旅行的原理……连神大人我都有点胆颤了呢……


双花的相处模式其实有一点点向Dasiv太太借鉴,嗯,真的只有一点点……应该不明显吧……

设定中乐乐大概是裸睡?不过大冬天的K市应该也挺冷的,所以还是穿了件内衣?好吧请自行脑补……

这一章写到后来不知为何有种galgame的感觉,脑子里全是"孙哲平对玩家[张佳乐]的好感度上升了十点"这样的弹幕……妈蛋,都怪室友又在一旁秀恩爱!!老娘也要找三次元男友!!

评论(4)

热度(3)